第七十六章 意气风发的苏寒 - 最强纨绔(书坊)

第七十六章 意气风发的苏寒

苏寒不理两人,这俩倒是在一旁嘲笑不断,吸引了许多的宾客围观。 有了人围观,这两个人说起来是更加的过瘾,活脱脱的两只猴子,在观众们的喝彩下,表演着他们自认为很精彩的故事。 “哈哈!笑死我了,这个被我们苏家扫地出门的家伙还一副公子的模样,人家任家大小姐亲自出来见他,他以为他是谁啊。” “话说任家的大小姐长得那叫一个天姿国色啊,我看苏寒你个王八犊子不过是天天拿着人家的照片开撸的货罢了,一股子女厕所味知道不?” “何止是女厕所味,简直就是趴在女厕所门口,偷看里面女生尿尿的猥琐货色啊。” 苏寒看着苏飞和苏胡两个家伙在那里跳上跳下的,根本没有去管他们,跳梁小丑而已。 只是小颖的速度有些慢,等了五分钟还是没有过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倒是门口,一大群人都围了过来,看着苏寒,也跟着苏胡和苏飞两人议论起来。 “嘿嘿!这是谁啊?当年的苏少爷,那个时候可是怀里尽抱着美人软玉,那叫一个滋润啊,咋了?现在跟个叫花子一样,被人拦在了门口。” “古诗上面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这就是命,当年的少爷,如今狗都不如的人,没办法。” “谁说不是呢?苏少爷当年何等风光,现在嘛!唉!还想让任大小姐亲自下来接!” “呸!白日做梦,任大小姐那般绝色风尘,哪是是这种杂碎能够见得着的。” 还有一位家伙,正摇头晃脑的说道:“也不是白日做梦,任大小姐还是会下来接苏寒的。” “为啥?苏寒都这般田地了,还有大小姐看得上的?” “哪里!我瞧任大小姐是想端来一盆子清水,让这苏寒好好的照照,照照自己的那番贱样了。” 一群人有说有笑的,倒是正主苏寒是一点都不生气。 突然一阵子银铃般的声音传来,张开樱桃小嘴便骂这些搬弄是非的家伙:“水晶城市今天是我们任家包的场子,你们这些闲杂人在这里吐什么舌头,小心被人砍了去。” 苏胡和苏飞一回头,发现说话的竟然是任雨颖,任大小姐。 而今天任大小姐一袭青色长裙,头上箍了个水晶的束发,将长发全部束起,姣好的面容没有遮掩一丝丝,端的是飘飘九天玄女下凡,迷乱众生。 苏胡差点连舌头都咽下去了,咕咚一声,吞了吞口水,伸手打着招呼:“任大小姐。” 可惜小颖理都没理,直接走向了苏寒,亲昵的挽过了苏寒的手臂:“小寒哥,你可急死我了,如果你不来,我的生日派对就没必要办下去了。” 苏寒做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动作,在小颖的琼鼻上面刮了刮:“答应了你,肯定要来啊,我苏寒可不是承诺了做不到的人。” 顿时周围炸锅了,所有的家伙都心里为苏寒默哀。 妈的,当众去刮任大小姐的鼻子,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而且任大小姐如此冰清玉洁,怎么能让你这种狗一样的家伙去摸他鼻子呢? 简直是找死。 顿时,有几位热血青年出现了,都想着去揍一顿苏寒,或许可以得到小颖的青睐,英雄救美的故事嘛,谁都喜欢。 可是刚想动手,便听见小颖咯吱咯吱的笑着:“小寒哥,走着,咱们快点进去,在我座位旁边给你留了一个位置呢,坐着聊。” 说着,小颖开开心心的拉着苏寒的手走进了门楣里。 苏寒回头鄙视的看了刚才议论自己的人一眼。 所有人的脸庞都是一丝通红,好像被人打了一样。 尤其是苏胡和苏飞两个人,顿时好像被脱光了衣服一样的,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妈的!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那个苏寒明明混得那么差,怎么会受任大小姐的看中。”苏胡不停的数落着。 可是被苏飞灰溜溜的拉走了,这个时候越说真是越丢脸。 而那刚才说了苏寒坏话的,也纷纷感觉愤然,苏寒不是被苏家赶出来了吗?怎么还能够跑到大小姐?这难道是天生的吗? 他们怎么琢磨也琢磨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家伙会对女生有如此强大吸引力,身无分文也这么受人欢迎。 苏飞拉着苏胡走,苏胡年轻气盛,根本不管这么多,当着门楣大骂:“任雨颖,你是个臭婊子,连苏寒这样的人也要,简直是丧心病狂了。” “别瞎嚷嚷,靠。”苏飞那个害怕啊,今天这里是谁的地盘,是任家的地盘,大爷的,你就这么张着嘴巴去骂任雨颖小姐,是有多大的胆子啊。 十七岁的年纪血气方刚,尤其是被苏寒当中侮辱,更是将怒气迁徙到了任雨颖的身上,因此又骂了一句,而且挣脱了苏飞的手,站在门口骂! “任雨颖,你妹的有没有眼光?我看你就是天生一个同性恋,拉了苏寒不过是当个幌子的。” 声音有些大,传到了尚未走远的小颖耳朵里面,这位任家的大小姐,顿时有些难受,脸涨得通红,抱歉着对苏寒说道:“小寒哥,你别管他,我去找父亲,喊人教训那个家伙一顿。” “杀鸡何必宰牛刀,这口气,我给你咽下去。”苏寒说完甩开了小颖的手,缓缓走向了苏胡。 “小寒哥,小寒哥,你别脏了手。”任雨颖伸手想要去拉。 苏寒已经走到了大门口。 “刚才是那个杂毛畜生在骂小颖,站出来,我就抽你两耳光。”苏寒站在了水晶城市的门口,茕茕孑立。 “是老子!怎么了?”苏胡是苏家的子弟,也是修炼者,现在能量值已经有三十了,他觉得自己踩一个能量只有五的人绝对是瞎踩。 苏寒点了点头:“很好。”说着一个箭步向前。 “呀呵?废物还敢动手?”苏胡大声喝骂道,摆出了一副防守的架势。 不过随着苏寒的距离越来越近,苏胡却心中产生了一种恐惧感,这是能量值只有五的废物吗?怎么速度这么快? 可惜人家的速度就是这么快! 苏寒拱到了苏胡的面前,一大耳光就扇了上去。 打在了苏胡的脸上。 顿时苏胡的一个牙齿划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线,带着血水,喷了出来。 “敢骂小颖?胆子真大!”苏寒也不停,左手又给了一记。 这一次打出了苏胡的三颗牙齿。 顿时苏胡被打懵了,愣在原地,可怜巴巴的瞧着周围幸灾乐祸的人,他们一个个璇着在自己身边打着转。 苏寒一把薅住了苏胡的头发:“今天是小颖的生日,我也不想动粗,点到为止!你好自为之。” 边上的人都疯了,打成这样还叫点到为止,什么才叫胖揍一顿? 只见苏寒右手薅住苏胡的头发,左手抓住了他的小腿,狠狠的一扔。 将苏胡这满嘴喷粪的东西从门楣处狠狠的扔下了楼梯。 天啊!那可是一百多阶的楼梯,摔下去还得了。 但人影偏偏是飞了出去,高高远远的。 “苏胡!” 突然一位中年人叫道,也跟着飞了出去。 苏胡飞出了二十多阶的时候,中年人稳住了身形,一只手将苏胡举了起来,托塔李天王一般,站得稳稳当当。 “苏寒少爷!这么对付本族的堂弟,只怕是不妥吧?” “没有什么妥不妥的,我早就不是你们苏家的人了,打一个陌生人,没有什么关系吧?啊?李功峰李长老?”苏寒傲然对李功峰说道。 李功峰是苏家的外姓长老,在家族中,长老和供奉是一个位置。 只是本姓人就是供奉,而外姓人是长老,当然,供奉和实力根本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在家族中的话语权有一定的区别。 李功峰是武道,功力已经在筑基初阶,实力稳在苏寒之上,尤其是一手力道强横的武技,力度十分凶猛。 “哼哼!苏寒,你不要忘了,你还是姓苏的,骨子里面流淌着的,也是苏家的鲜血。”李功峰说道。 苏寒仰天长啸的说道:“哈哈,哈哈,姓苏就是你们家的人?那天下这么多姓苏的,都是你们家的后代?你未免太瞧高燕京苏家了。” 李功峰嘴巴上辩不过,心中恼火:“哼哼,有意思,有意思,苏家老太爷在世的时候,最喜欢你,可惜他死了,你竟然如此的不肖,不认苏姓了,也罢,我今天就代替苏老太爷好好的教训教训你。” “是吗?苏家的走狗,打算怎么教训我啊?”苏寒一柄刀锋已经移入了手心中,同时桃木剑法器也已经隐隐要出窍了,等着随时随地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虽然实力不够,可也要困兽犹斗,不能坐以待毙。 苏寒站立得笔直,一点没有后退的意思,看着一步一步爬上台阶的李功峰,心脏起伏着,时刻准备动手。 突然,小颖挡在了苏寒的面前,张开了细嫩的双臂,朝着李功峰吼道:“给我住手。” “啊?任大小姐,有一位不是我们苏家的人打我们苏家的人,你还是不要挡着的好。”李功峰不怒自威的说道。

下一篇   大封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