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局长之怒 - 最强纨绔(书坊)

第七十三章 局长之怒

苏寒背着拘留室的门,把玩着手机,惬意的看着浏览器,看着新闻。 正看到一则燕京的重大新闻“任氏集团总裁,现年七十岁的老人任风杨突然患上怪病,无法起身,医生束手无策。”,他的qq突然响了。 有人给自己传东西。 苏寒按了个接收,qq那头人说道:“苏哥,我是泥鳅,这个东西给那姓徐的王八蛋看看,你肯定能够出去。” 等了三四分钟,苏寒总算是接收完了。 调到了静音模式后,苏寒打开了视频。 视频一共三个,第一个是强暴,主人公明明确确的看出是那个徐队长。 周边的环境是小旅馆,而女生刚开始的时候不省人事,一直到后来,才醒转过来,对徐队长扇着耳光,可惜一点办法都没有,徐队长两百多斤,压在女生的身上,对方根本无从反抗。 苏寒点了点头,脸色有些沉重,泥鳅他们果然是很明白生存之道,老鼠打洞的弄到了这个,怪不得在皇城脚下,也没有人敢真的对他们怎么样呢。 他继续打开了第二个,这个视频是徐队长拿着砍刀追杀一个浑身褴褛的人,而且最后给砍死了。 第三个视频就更加霸道了,大概发生在一个高档的酒店里面,有人推给了徐队长一个密码箱。 徐队长当众打开,密码箱里面是厚厚的,一摞摞的美金,价值怎么说也有三四百万的美金。 苏寒捏住了手机:“哼哼,很好,很好,徐队长,我开头用错词了,不是鱼死网破,而是我撒网捞鱼。” 三段视频,哪一段都能够将徐队长送入监狱里面。 这次多亏了泥鳅,也好,反正闲着无事,刚好帮忙老百姓抓个黑。 突然苏寒又想到一个问题,如果说徐队长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韩山鹰是不是呢? 他发给泥鳅一个消息:“韩山鹰有没有把柄落在你们手里。” 泥鳅立刻回了个消息,一个囧的表情:“苏哥,说句实在话,韩山鹰是个好局长,当然,他也不差钱,也不差权,在云家也受重用,贪污受贿这种东西,他根本不屑玩。” 苏寒拍了拍胸脯,这下就放心了,安安心心的等着徐局长就可以了。 …… 甄家别墅。 甄寒雪躺在床上,欲哭无泪,本来打算找苏寒当一个顶包的家伙,可是根本没用,可怎么办啊? 她一想到自己将要嫁给南山的那头齐狼,心中就特别的害怕,恐惧。 虽然甄家不算是京城的一流家族,可是自己从小锦衣玉食,比起普通人来,简直好上了几千倍。 一旦落入了齐狼的手里,那可真是不好说了,估计暗无天日的日子就来临了。 那个人老是喜欢虐待自己的老婆,估计一道晚上,她都不敢睡觉了。 甄寒雪想着,整个人翻来覆去的,根本睡不着。 突然门口传来了砰砰的声音。 砰砰砰! “谁啊!”甄寒雪不耐烦的吼道。 “我!小雅。” 是唐雅。 甄寒雪赶紧翻身起来,快速的打开了门,让唐雅进来。 这些天,唐雅不停的在给自己出主意,可是都没有一个主意像话的,基本上都是馊主意。 不过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甄寒雪从房间的小冰箱里面拿出了一瓶可乐,递给了唐雅:“喝吧。” “我是真有些渴。”咕咚咕咚,连着喝了几大口,唐雅问道:“雪姐姐,我听说你明天不打算去参加任家老爷子的寿辰。” “是啊!现在我哪里还有心情到处去呢?” “你非去不可。” “为什么?”甄寒雪突然被唐雅的严肃给吓着了。 唐雅一本正经的分析着:“还记得我说过的一个主意吗?将祸水东引。” “记得啊,可是怎么东引?” 唐雅打了个响指:“来了,机会来了,就是这一次,任家老爷子的寿辰也是任家千金任雨颖的生日,到时候肯定很多帅哥美女都要过去啊,而且听说齐狼也会过去的。” “是吗?那我更不能过去了。” 唐雅有些着急:“你得去!你去了的话,才可以将祸水东引啊,那么多漂亮的女人,我先去探探齐狼的口风,到时候我们再琢磨引给谁,行不行。” “可以!好!”甄寒雪咬了咬牙,又说道:“这样算不算祸害别人啊?” “天啊!什么时候了,谁嫁给齐狼谁就是死,管他呢,死道友莫死贫道就可以了。”唐雅顿了顿,又恶狠狠的补充道:“谁被引上了,谁倒霉。” “好。”甄寒雪畅快的点了点头。 …… 苏寒接受到了三个可以将徐队长送入监狱的视频,心中特别的放松,躺在床上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直到有人在门口说话。 他抬了抬眼皮,便听见外面有四个穿着黑色背心的打手,手中都握着一根手腕粗的胶棍,这种棍子抽在人身上非常疼,可是抽下去后又没有什么印子,挨了打找不到证据。 打手的旁边还有一位穿着警服的看管员。 看管员可怜巴巴的看着苏寒,同时也用钥匙慢慢的扭开了狱门。 “下手别太黑了,别往脑袋上面招呼。”看管员瞧着坐起来的苏寒,怜悯的说道;“你呀,谁让你惹了徐局,听哥一句话,别还手,就抱头蹲在角落里面,这样至少死不了。” 说完门也打开了,狱警扭了扭头,朝着四个男人说道:“你们尽量快点啊,免得我难做。” “放心!肯定没问题的,哥几个手脚利索着呢。” 等看管员无奈的离开,这几个如狼似虎的家伙拍打着手中的胶棍,狞笑着走进了拘留室。 便只听见拘留室里面一顿乒乓杂响,以及人的惨嚎。 韩山鹰披着星光走进了公安局,轻车熟路的进入了拘留室。 刚进拘留室的大门,看管员就凶巴巴的喊着;“干什么的?大半夜的来拘留所里面瞧啥?” 韩山鹰转过头,顿时看管员将更难听的话全部给收了进去,点头哈腰的说道:“局长,你怎么来了?” “我要不来,还不知道你是这样为人民服务的呢,好好说话不行吗?” “嘿嘿,局长,我还以为是找事的呢,所以嗓门有些大,您见谅。” 韩山鹰铁着脸:“认识一个叫苏寒的吗?他在什么地方?” 他贵为公安局的局长,苏寒给了他一个电话,找人一查号码的注册姓名,便知道恩人叫什么名字了。 “哦!您找苏寒?”看管员顿时脸上的汗排成线的留了出来。 韩山鹰目光阴冷:“磨蹭什么?给我查查。” “局长,我带您去。”看管员真是硬着头皮,怎么这个苏寒还和局长挂上关系了呢? 就算糊弄估计也不好糊弄。 看管员拖着一双灌了铅的腿,缓缓的带着韩山鹰去找苏寒,心里祈祷道:“千万别出事啊,千万别出事啊。” 等到了苏寒的拘留室时,看管员彻底傻了眼,苏寒根本就没事,一个人把玩着胶皮棍,而四个打手都昏倒在地上。 苏寒看到了韩山鹰,用极度熟稔的语气说道:“韩局长,你们的人果然都是人才啊,想出了这么一招,能够折磨人又留不下证据,佩服。” 听到了这语气,看管员彻底的凌乱了,这明显跟韩山鹰的交情很深啊。 “小苏,这是我的失误。”韩山鹰扭过了头,杀人似的看着看管员。 看管员的小腿肚子一直抽筋,指不定会突然跪在地上:“把这四个昏迷了的家伙弄走,你在门外等着,随时接受处分。” “是!是!”看管员心里这个憋屈啊,自己也没干什么啊!徐队长交代的事情,只不过行了个方便而已。 不过他打算打碎了牙往肚子里面咽,一个人累得汗流浃背的将四个打手全部弄走了,然后乖乖的等在了外面。 韩山鹰走进了拘留室,将门关上:“恩人,怎么回事?” “丫,韩局长,你别喊我恩人了,怪臊得慌,就喊我苏寒吧。”苏寒说道。 韩山鹰也是家族里的人,云家和苏家一定程度上也是有所来往的。 所以,他以前便见过苏寒,点了点头:“想不到啊,想不到啊,苏家扫地出门的废物竟然是如此的嚣张,看来小苏你是深藏不露。” “我俩深藏不露是有苦衷的,还望韩局长千万不要声张。” “放心,我的嘴咬得严实着呢,对了,你将事情讲给我听听。” 苏寒便将徐队长如何与王翔勾结,如果欠人薪水不给不说,还打人的。 期间还有警局的人员通风报信之类的事情。 韩山鹰听着这些自己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的时候,脸色阴晴不定,一会儿绕着拘留室不停的踱着步子,一会儿又阴沉的发着楞。 三四分钟之后,苏寒已经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个一清二楚。 韩局长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小桌子上面,供嫌疑犯吃饭的桌子顿时四分五裂,散了架。 “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这些人的心里还有人民吗?” “哼哼,岂止没有人民,简直六亲不认了。” 韩局长拍了拍苏寒的肩膀:“不过小苏,这里面有你的臆测,虽然合理,可是没有证据,还是很难办的。” 苏寒将手机递给了韩山鹰,显示屏上有三个视频:“韩局长,你可以看看。” 韩山鹰打开了第一个,看了两三分钟,顿时脸色发绿,活像地狱来的恶鬼:“想不到,想不到,竟然还有这么龌蹉的人在公安局。” 他接连打来了第二个视频和第三个视频之后,整个人都在颤抖,尤其是肩头,简直像是打摆子似的。 “哼哼!好!好!真是好啊!”韩山鹰攥紧了拳头:“看来这作风不严打一下,是有些人不知道什么叫——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苏寒站起了身子,轻轻的说了一句:“韩局长,有句话我要说一下——不怕恶鬼当道,就怕阎王变鬼。” 韩局长的眼神中尽是怒火,大声的朝门外看管员咆哮:“让徐亮滚过来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