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鱼死网破 - 最强纨绔(书坊)

第七十二章 鱼死网破

徐队长心头真是有火,抬手劈了王翔一耳光:“懂个毛线,直接放了,我脸往哪里搁?过两天,对那些威胁你的人说,过两天再放。” 他心里其实是想说自己的火还没有出够呢,怎么说也要晚上找人好好修理苏寒一顿,发泄了心头的火气才能放吧。 说到底,徐队已经丢掉了精气神,他每天接受着他人的贿赂,同时自己内心的正义感已经几乎没有,缺乏了正气,也有些害怕那些藏在黑暗中地下势力。 那些人可够狠的,几乎每年都有警察丧生在悍匪的手里。 徐队怕死啊。 他对王翔安慰道:“你也要给我一个台阶下吗,回去吧。” “行!徐队,我先走了,你可千万不要难为苏……哥,要不然我会死得很难看的。” “滚犊子。”徐队骂了一句。 王翔屁颠屁颠的离开了公安局。 徐队朝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呸!贪生怕死的玩意。” 说道贪生怕死,他比起王翔来也不遑多让。 送走了王翔,徐队转过头,对唐韵说道:“别愣着了,收了他的手机,然后给我关到拘留室去,对了,记得没收他的手机。” “是!”官大一级压死人,虽然觉得苏寒并没有什么错误,可是唐韵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拿过了苏寒的手机,指了指前方:“苏寒,跟我走吧。” 苏寒没有搭理,反而对徐队说道:“都是在垃圾堆里面刨食,谁都不容易,徐队,不要逼我鱼死网破啊!” “鱼死网破?你也配?”徐队瞧着苏寒,冷笑道,自己好歹是市局的行动队总队长,正要是来黑的,我也不一定怕你,无非这两天朝上头提交一份打击黑暗势力的报告。 辛苦几天后,就可以震慑一下对方的嚣张气焰。 他是最明白黑道的那群人,那群人天天义字当头,可是一道强有力的重拳袭击的时候,义气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浮云。 可惜他错误的估量了苏寒在泥鳅他们心中的地位。 并非简简单单的带头大哥,而是精神领袖。 苏寒也冷笑着,勾着嘴角:“那好,为了让你看一看我到底配不配,我就先呆在拘留所里面,让你好好的瞧上一瞧。” “我等着的。”徐队准备今天晚上带着枪,然后找几个弟兄一起在家里,这样安全感简直是爆棚。 那些地下势力的很少能够配枪,自己有枪,万事不愁。 苏寒也不再废话,而是轻快的转身,走向了拘留室。 “等等!给他上一副脚镣。” “这个怕是不合情理吧?”唐韵惊讶着转身说道。 一般上脚镣的人通常是那种重刑犯,比如说杀人犯、毒品犯等等。 可是现在呢? 王翔声称自己是喝多了才报的案,那么苏寒仅仅犯了一件事情,就是踢了徐队一脚。 这也需要大刑伺候?摆明了是想公报私仇啊。 就连关到拘留室里面都有些逞强呢。 “什么不合情理?你刚才也看到了,他动脚踢我!瞧见了吗?这种犯罪分子实在是破坏力很大,不给戴上脚镣,万一再瞎搞怎么办?”徐队长狠狠的说道,将刚点上的烟头狠狠的摔在地上,火星四溅。 而唐韵则掷地有声的说道:“徐队长,我纠正你几点,第一,苏寒不是什么犯罪分子,他只是嫌疑犯,请徐队长不要暗自充当法院。” 没有经过法院的判刑,只能说是嫌疑犯。 “第二,就没有一个规矩给罪行很轻的人上脚镣,如果你能够找到相关的规定,我可以给你上脚镣。” “第三,就算他破坏力再大,也不可能伤着人,因为他要住单独的拘留室!这个你知道吧?” 公安局里其实也有很多人关押在一起的拘留室,可是专门有规定,嫌疑犯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只能关押在独立的拘留室。 唐韵最后总结道:“这些都是我的底线,如果你不懂,可以去问我的父亲唐大风!” 说完,唐韵就押着苏寒离开。 徐队长狠狠的用脚尖揉了揉已经熄灭的烟头,碎嘴子抱怨道:“奶奶的,不就仗着自己父亲有点实力吗?我写一份报告上去,把你调走总行了吧?” 总队长有能力,可以将唐韵从一分队调到其余的分局总队去,这样,职位没有降低,唐大风没话说,同时自己也眼不见心净,不然老有人跟自己对着干,实在是一种不爽的事情。 “哼哼!我现在快速的写报告,然后将你这小妞快点调走。”说干就干,徐队长立马回到了办公室,拉开了键盘屉。 …… 将苏寒送到了审讯室,唐韵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住,我也无能为力。” “不怪你。”苏寒笑吟吟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有马桶,有床,多好的一个清修地方。” “刚才你动手打徐局的时候,我看出来了,原来局里的害群之马就是他啊。” 苏寒纠正了唐韵:“他不是害群之马,而是害群之马之一,这么大的市局,怎么可能就一条蛀虫呢?” “你的意思是这里还有很多?” “哼哼,一条蛀虫如果在米粒里面,他便会产卵,有了卵,就会有十条,对吧?如果他不产卵,那么这蛀虫迟早要死在里面的,对吧?” 有蛀虫就不可能是一条,唐韵心里有些郁闷,看来什么时候,都不能有一个干净彻底的地方啊。 “对了!你把我的手机留下,我就原谅你了。” 唐韵听了,一伸手,将手机偷偷摸摸的塞进了苏寒的口袋里面。 “你自己注意一点点。” “谢谢!你是个好警察。”苏寒点了点头,不管是从工作角度来说,还是从态度角度来说,唐韵都是一个好警察,看来能够坐到现在这个位置,他父亲肯定是走动很频繁的。 有些地方,不喜欢太好的人。 等到唐韵走后,苏寒把持手机,迟迟的没有按下号码。 他有些担心,自己的身份一旦暴露,到底引来的是尊重还是追杀。 他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办法,给泥鳅打电话。 可是泥鳅嘛!毕竟和自己不熟悉,如果贸然给他一个电话,他铤而走险,这实在是太违背江湖道义。 真的这么做,苏寒都对自己不齿。 想来想去,苏寒真的想给韩山鹰打一个电话过去。 不过他后来去查了查,这位公安局的一把手,背后有个大家族,是燕京的云家,燕京家族中的霸主。 一旦韩山鹰将自己的身份泄露出去,搞不好要被云家有些心眼坏的人盯上。 而万一那人是筑基以上的高手,很容易就将自己给偷袭掉了。 另外,身份泄露还有一个坏处,会不会被李长风知道。 这个家伙可是深藏不露,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底细。 苏寒的性子一向很果断,可是在这种大事的面前,真是被困扰到了,竟然优柔寡断了起来。 “打吧,会泄露消息。不打吧,一时半会还真出不去。”苏寒完全可以从这里直接杀出去,那些钢筋铁门对他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可是这样一来,将会被全国通缉。 自己本来还算安宁低调的日子就会完全告罄。 想着想着,夜幕已经黑了。 透过气孔洒在房间里的不再是和煦的阳光,而是皓洁的月光。 苏寒最终还是战胜了自己,他决定要赌一赌韩山鹰的人品。 拿出了手机,拨下了韩山鹰的电话号码。 那天晚上,苏寒治好了韩山鹰老婆的煞气,韩山鹰给他留下了电话。 电话拨通得很慢。 第一遍直接给挂掉了。 苏寒笑了笑,如果他接到了陌生的电话,通常也是挂掉,现在骚扰电话实在是太多了。 他继续拨通了第二遍。 这一次很快就被韩山鹰接起来了,声音中透着一股生硬:“市局韩山鹰,请问你找谁?” “我是那天晚上救了你老婆的人。” 韩山鹰并不敢确定,要知道那天见识高人救自己老婆的人不少,难保没有那种心眼坏的观众,费尽心机的在自己身上捞好处。 他缓慢的说道:“是吗?我凭什么相信。” “就凭你们云家祖坟里的那枚灭灵钉,就凭我当时说了天机不可泄露。” 当时苏寒的确没有提起灭灵钉,只是告诉韩山鹰天机不可泄露,第二天,韩山鹰还是花了高价去香港请来了一位风水高人,破解了灭灵钉。 韩山鹰的声音立马从生硬变得柔和,情绪也激动起来:“啊!真是恩人,这么多天都没有听到你的消息了。对了,我们云家的族长说了,家族供奉的位置给你留着呢。” “韩局长,供奉我是实在没兴趣,我现在陷入了困境,需要你的帮助,当然,我以后可以帮你救三个人,算是这次的报答。” “别!恩人,你这么说可就是见外了,你救了我的老婆,我帮你点小忙,怎么还能找你要报答呢?”韩山鹰是真的感谢苏寒,那天虽然也给了苏寒十五万。 可他清楚啊,十五万够啥?自己老婆这些年检查的钱都比十五万还多,对方几乎就是免费的。 苏寒点了点头,心中稍稍轻松:“这些东西我们见了面再慢慢谈,我现在只有一个请求。” “恩人,你说。” “请务必将我的身份秘密保住,一定不要出去乱说。” “这个你放心,你现在在哪呢?” 苏寒瞧了瞧四周:“在市公安局的拘留所里面,有人说我袭警。” “袭警?”韩山鹰顿了顿:“死了吗?” 只要没死,他都可以义无反顾的救苏寒的命,如果真出了人命,怎么说也不能直接捞啊,还需要从长计划。 “我就踢了他一脚,他好好的。” “行,我马上过来。”韩山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