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被逮捕 - 最强纨绔(书坊)

第七十章 被逮捕

苏寒倒是冷静,抬头看了唐韵一眼:“哟!这位警官很熟悉啊,上次我们在咖啡厅里面见过吧?” 他用本来面目只见过唐韵一眼,便是在咖啡厅和小颖一起喝猫屎咖啡的时候。 “算你眼睛清白,不过现在套关系也没用,跟我走一趟吧。”唐韵说道。 苏寒举了举还在作响的电话:“放心,我会跟你们走的,请容我先接一个电话,可以吗?” “可以,你接。”唐韵伸了伸手。 边上的警察凑到了唐韵的耳边:“唐队长,不合适吧?” “没什么,接个电话而已,再说了,他也不算太出格,无非是打伤了个人而已。”唐韵当警察好几年了,也没少接到人投诉王翔那个死胖子,不管是出于认识还是出于公道,都要给苏寒一个面子。 苏寒笑着说:“谢谢。”说完又划开了电话:“喂!小颖啊,找我什么事?” “哦,小寒哥,我不是说明天生日派对吗?” “这个我知道,明天肯定去。” 小颖顿了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啊,小寒哥,我的生日还是明天没有错,可是他又不单纯是一个生日聚会了。” “啊!不是单纯的生日聚会能是什么?你能说清楚吗?” “当然了,明天我爷爷也要办七十大寿,要宴请好多的人呢。” “啊?你为啥开头不说啊。” “我也想说了,可是我爷爷讲寿辰改了日子,为了和我的生日一起开。” 苏寒是更加晕晕乎乎了:“什么?爷爷改寿辰去迎合孙女的生日?这个太夸张了吧?” “哦!是这样的,我一直没有办过生日派对,这一次要办,我爷爷说啥也要让着我呢。” 苏寒算是明白了,这是有个溺爱孙女溺爱得不像话的爷爷啊,便点了点头说道:“行吧,明天我还是正常去,就这样,挂了啊。” 嘟嘟嘟!苏寒的电话挂得很突然,甚至一点音讯都没有就挂掉了,小颖嘟哝着嘴巴,有些不爽的拍打着手机:“挂电话也不说声再见,真是的。” 顿时她又转怒为笑:“不过小寒哥说一定过来,比什么都重要。” 嘻嘻!想到这里,小颖就跑上了楼。 唐韵瞧着苏寒,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一定过去,告诉你,你哪里都去不了,你涉嫌讹诈钱财,给我们走一趟。” 说着她递过了一副闪亮的手铐。 苏寒挥了挥手:“不用,带路吧,我不会走的。” 带着手铐上车,苏寒还真丢不起那个人。 边上一位警察相当的不爽:“呀,小子还挺横,我非给你点甜头尝尝不可。” “住手,他不戴就不戴吧。”唐韵上次欠苏寒的,在咖啡厅里贸然动手,却发现苏寒不是自己找的那个人,这次刚好还债。 苏寒瞪了旁边民警一眼后,扭头走上了警车。 民警很想动手的,可是偏偏不敢。 这边上的警花唐韵可真不是盖的,他的父亲其实以前也是体制内的,可是因为下身瘫痪而离职,现在突然双腿又能够走路了,这些天和体制内的一些人走得很近。 所以唐韵才从警花一跃成为了市公安局的行动队队长。 “队长,这嫌疑犯如此凶横,不给点颜色看看,怕是说不过去啊。” 唐韵瞪了对方一眼:“我自然有分寸。” 民警缩了缩脖子,点头道:“是!” 呜呜,警车开动了,坐在车子后座的苏寒看到两边不停退着的树木,心中有些不爽了——好说哥曾经也是花花大少,想不到竟然成为了阶下囚。 不过他倒是不太害怕,车到山前必有路,怕个毛线,实在不行,只能用现在手上的一张底牌了。 …… 任家别墅里。 小颖真躺在床上和自己的闺蜜打着电话:“喂!纹纹啊,你干啥在呢?” “我啊!正在化妆呢,晚上还要去演出,忙着呢。”千纹轻声细语的说道。 “哦!明天是我的生日派对,你来不来啊?” “哎哟,我的大小姐,你怎么还开起生日派对来了?以前也没见你办过啊。”千纹和小颖是高中同学,感情一直蛮好的,而且千纹的家里也是既有钱的人。 之所以出来做模特,唯独是不想靠着家里,以免被人灌上富二代的名头。 小颖摇晃着小腿,撒娇道:“哎哟,你问这么多干什么?明天我给你介绍一个超级帅的帅哥哦,他的刀法可厉害了,我让他给你表演表演。” 说着,她还忍不住从床上坐了起来,右手挥了挥:“乒乒,两刀下去,都看不见刀锋从哪里出来的。” “是吗?你还遇见了这样的高手啊?”千纹笑吟吟的说道。 小颖立马反驳:“怎么,你不信?不信,明天过来看看啊。” 千纹哪里不信,她今天也见到了那样的高手,正是去要债的苏寒,横刀划过,也是不见刀锋,却将一把土枪直接划成了两半。 想着想着,她又不禁想到了苏寒那强壮的体魄,不自觉的有些神往。 “喂!喂!怎么没信号了?”小颖的叫喊声将失了魂的千纹给叫回来了,连忙说道:“我听着呢,听着呢。” “哦,还是那个问题,我的生日派对你来不?” “可能来不了,我白天要训练呢,你知道的,这功啊,一天不练就退步,两天不练就全废。”千纹边打着电话,还边在栏杆上面压腿。 小颖是真有些着急了:“那不行,你是我最好的闺蜜,必须要过来,不过来的话,我就生气了。” “好,好,好,大小姐,你消消气,我应了便是了。”千纹实在拿小颖没办法。 “说好了啊。”小颖挂上了电话,她心情十分好转了,苏寒和千纹两人都邀请到了,其余的事情都不在重要。 …… 市公安局审讯室 唐韵亲自审讯着苏寒:“今天上午十点钟,王翔是不是被你打了!” “对!什么伤势。” “已经构成了轻伤,按照法律规定,六个月的拘役,你理解吧?” “嗯?”苏寒眨了眨眼睛,想不到那个王胖子还真敢报警,他一屁股的事情,警察都不管? 苏寒顿时将身体前倾,说道:“警官小姐,能给我一支烟抽吗?然后我好好给你讲讲。” “我这里没有烟。” “那你可以出去借。”苏寒指了指门外一位正在抽着烟,盯着审讯室的民警。 唐韵做队长一来第一次如此被动,可是看了苏寒尖锐的眼神,心中却有些发虚。 她拍了拍桌子:“等我一会。”说着出了门,劈手从对方口袋里拿过来半包剩下的香烟,嚷嚷道:“谁让你在这里抽烟的?有没有规矩了?” 本来在审讯室外面是不让抽烟的,可是民警的工作压力很大,进而也默许了在任何地方抽烟。 被唐韵这么一说,民警顿时有些无语,又找不到由头,总不能说靠着潜规则来替代明文规定吧? 唐韵使劲的撇了民警一眼:“再让我看见你抽烟,大耳帖子呼死你。” 民警苦笑着,他可不敢惹这位霸王花,前几天就有个同事真的挨揍了。 走进了审讯室里,唐韵将烟丢在了桌子上:“抽吧。” “嘿嘿!”苏寒慢条斯理的拆来了香烟盒,从里面拿出了一根,点着了火,说道:“谢谢警官大人。” 深吸了一口,苏寒问道;“警官小姐,你知道我为什么去揍那个胖子吗?” “因为你想讹诈他。” “谁告诉你的?”苏寒心中好笑,自己去讹谁的钱不好,非要去讹一个那样的家伙? 唐韵倒是被问住了,怎么能够拿原告的一面之词来回答呢?但又回答了,怎么也收不回去:“王翔说的。” 苏寒点了点头,脸上尽是不屑的表情:“哼哼,警官小姐 ,请不要避重就轻好吗?我就不相信王翔这个人,你们公安局不知道?” 唐韵怎么会不知道呢?王翔这个人在公安局里面备案过很多次,讹钱,打人,致人伤残,诈骗,可是每一次一备案,就被消除了案底。 应该是体制内确实有人。 有时候,体制内的东西确实不太好解释,说公正,体制内确实有一大批人,为了公正二字不停地忙里往外的,耗尽一生的鲜血来关注、推动这些事情的进步。 但要说不公正,体制内的害群之马可是没少见着。 而这个王翔,应该有体制内的保护伞,不然屡次消除案底这种事情也远不是那么轻松便能够解决的。 但体制内的事情能随随便便的拿出来说吗?肯定不能。 唐韵从小耳濡目染,最基本的情商还是存在的。 她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拍了拍桌子:“苏寒,你别在我面前瞎白话,告诉你!王翔这个人我是第一次见,根本不认识。” 苏寒心中冷笑着,你不认识?不认识就怪了,不过他也不打算为难唐韵,好歹是有过一面之缘,加上唐韵是个孝女,品德什么还是不错的。 工作方面也有些公正之处,要不然,也不能听自己嘴遁这么久。 所以苏寒决定从头说起,瞧瞧这位人品不错的警花是否被权利给熏染。 “好吧!我就开始说说。”苏寒将烟头摁灭在审讯桌上,仰头靠在了椅子靠背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