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厨神 - 最强纨绔(书坊)

第六十三章 厨神

“是啊!那些可恶的老板,总是喜欢拖欠薪水,开头的还好呢?现在的简直不行了,拖了钱还不算,还打人。”蔓华委屈的说道。 苏寒算是明白为啥蔓华吃不上饭了,每天都要培训,一来没时间做不了饭吃,二来,老是拖欠稿费,而且还要交钱培训,当然是买不起菜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嘛! 想通了这些,苏寒顿时咬牙切齿的:“今天的房子你也别收了,我明天去见见你们老板,奶奶的,拖欠人工资就算了,还敢打人!当我们家里没有大人了吧?哥们非要去给你们管管。” “真的?” “当然是真的!明天我就要去找你们老板,该发的钱一分不剩的给我吐出来。”苏寒说着披上了围裙,开始钻进厨房里面给蔓华做饭。 以前的大男子主义基本上不给女人做饭,总觉得这些事情都是女人干的,所以说现在那么多的男人找不到媳妇的。 其实在女人的面前展现一下男人的厨艺,真的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为自己的朋友分享自己的技艺,多么快乐? 苏寒就是这么做的,他炒着饭,后面的蔓华更是敬佩苏寒了,一个男人能够做出这么香的饭菜,人格魅力也连同着饭香,一起扑鼻而来。 顿时她觉得苏寒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高了许多。 没有一多会,苏寒翻飞着勺子,饭锅里面已经传出来了一阵阵的清香,鸡蛋包裹着米粒的芬芳堪比情人节时的玫瑰芳香。 “哇!汉子,以后你一定要好好教教我,要不然,你不在的时候我去什么地方才能够吃上如此美味的东西。” “哈哈!烹饪这个东西嘛!确实有些难学,但我让你成为一个能做出美味的人肯定可以。” 以前苏寒挑选到了一位双修的仙女,叫九天圣女,当时名气很大,挑选者也非常的多。 苏寒之所以能够得到九天圣女的芳心,也无非就是亲自烹饪出了一道美食,取了一个非常诗意的名字——凤凰落琴台。 做法类似于现在的叫花鸡,当然,食材肯定不一样,叫花鸡用的是野鸡,而凤凰落琴台可是真正的凤凰。 凤凰是万妖之王,天上飞禽皆听其号令,莫敢不从,苏寒费了好长的时间才在格斯火山的山口,喵着了一只。 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凤凰擒住。 后来还被孔雀王不停的追杀,孔雀王是修真界的第一只凤凰的第九个儿子,内含真凰血脉,极其强横,要不是苏寒的实力也是超群,早就被孔雀王击杀。 “啧啧。”看着眼前的蛋炒饭,苏寒回忆起以前在修真界时候的那些美味不可方物的食材,还落着口水呢。 厨房门外,蔓华一直等着,心中好开心:“哇!简直是太香了,我要是能够做出来,简直是太讨人欢心了。” 哼哼!苏寒暗暗的鄙视了一次蔓华,还说是顶级吃货呢,这就把你馋着了?相当年吃凤凰只吃凤翅,吃麒麟只吃肝脏,吃嘭鱼只吃鱼目,一碗蛋炒饭?嘿嘿! 这怎么拿的出手呢? 不过想归想,做归做,毕竟这个世界真要去寻凤凰也寻不到啊。 苏寒将一锅香喷喷的蛋炒饭端上了桌子。 蔓华手中已经端着碗筷,十分不耐起来了:“哇!汉子,怎么这么快,不要再炒炒吗?会不会还没有热啊?” “再热就老了。” 烹饪最大的功夫讲究是个火候,苏寒当然是这里的大师了,将给蔓华添了一碗:“尝尝!” “好叻!” 蔓华端起碗,还来不及用筷子,先倒了一口。 干脆的饭粒掉进了嘴巴里面,猛的嚼了两口,蔓华的眼睛都直了。 “怎么样?还可以吗?” “我天啊,你也太不自信了,这哪里是可以,这简直是美味啊!“蔓华评价道:”蛋白均匀的裹着饭粒,外面脆,里面酥,比起那点心铺里的核桃酥都要好吃,你怎么做到的呢? “嘿嘿!好吃就行,你就不管怎么做到的了,说了你也不会。”苏寒倒不是故意卖关子!他对于火候也是半懂不懂的,之所以能够掌握得这么好的火候,靠的是修炼者良好的眼力,加上以前在修真界里面培养出来的经验。 要是新手,真是每个十来年是学不到一点皮毛的。 蔓华吃得劲头大,那一筷子一筷子的,到了最后,都差点将整个碗舔了一遍。 “真是好吃啊。”蔓华上次吃过苏寒做的鸡汤,不过那一次苏寒只是打算简单弄弄,能吃就行。 但他所谓的简单弄弄放在蔓华的嘴里,简直是美味,而且当时她还以为苏寒的最高境界就在这个地方了。 想不到现在竟然如同长江三叠浪一般,一浪更是比一浪高啊。 “好,真是好,对了,汉子,明天下午我们一群姐妹聚会,你能不能帮我去长点脸。” “就是让我当你们的厨师呗。” “是的,不过她们可都是不折不扣的美女哦,你去当厨师,说不定还能够泡上一个妹子呢。” “好,好。”苏寒对那些美女并不怎么感冒,怎么说呢?他现在需要大量的修炼,怎么能够将精力放在妹子的身上呢?等以后神功大成,想要什么妹子没有? 蔓华还真以为苏寒是对那些美女感兴趣呢:“嘿嘿,你果然也是一般男人的心思啊,就想泡好看妹子。” 苏寒微笑着不置可否,也没有继续谈妹子的事情,而是问道:“我想说一点啊,你们女人的心是真的很大啊,都发不出工资了,也被人拖着钱不给,还有心思去办聚会?” 蔓华说道:“没有办法嘛!就算我们拿不到钱,还能够去死了不成?总归是要过生活嘛!咱们这也算是穷开心。” 嘿嘿,这群人,果然是一群乐观积极向上的人啊。 苏寒点了点头:“如果我帮你们的工资要过来了,你们岂不是更加开心?” “那是当然了,我们做梦都想将工钱要回来呢,那个老板,一共欠我们七个姐妹六万块钱,我们还都等着这一批钱呢。” 七个人六万块,每个人差不多有九千多块钱,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啊?欠你们这么多。” “可不是么?我们一天到晚的演出,这是一个半月的薪水。估计再过两天连培训费用都出不起了。”蔓华说道薪水,有些失望和无力感。 不过继而,蔓华的眉毛又和月牙儿一样好看:“其实也没事,我们虽然没有拿到工钱,可是攒了演出的经验,等成名了,一场演出就是一百多万呢,怕什么,吃亏是好事。” 这姑娘!分不清什么是轻重缓急吗? 苏寒有些好笑的用筷子敲打着蔓华的头,被蔓华厌弃的看了一眼:“哎呀,都是油,我今天晚上可是刚洗的。” “嘿嘿,你说你,还没成名呢,想着以后的好,要我说,当务之急,是要将这笔钱要回来,什么吃亏是好事?这种吃亏对于那些老板才是好事呢。” 蔓华的眼神有些暗淡:“客户没办法啊,那些老板都养了一些流氓,我们见着那些人五人六的流氓脚都软了。” “还有这事?看来他拖欠你们工资是策划好的啊。”苏寒顿时眼光露出一股子杀气。 “汉子,你可别去惹事,虽然我知道你能打,可是你一个人也打不过十个人吧。”蔓华还是有些怕事的。 苏寒则挥了挥手:“我也不敢去闹事啊,我是跟他们讲道理,如果道理讲不通,我就发大招了。” “你要揍他们?” “我就报警了。”苏寒严肃的说道:“有困难找警察叔叔,看看他们管还是不管。” 噗!蔓华差点晕过去了,如果这件事找警察管用的话,她们的钱早就下来了。 不过苏寒是出自一片好心,蔓华自然是不能出言打击,也说道:“那就应该没问题了,对了,汉子,我要去睡觉了,明天先去培训,培训完了,我们才能去要钱。” “去吧,啊!等会,你给我把碗洗了,顺便把我房子收拾一下。” 蔓华本来是正常离开的,突然听到了苏寒的话,一溜烟的就出了门。 “靠!小妮子,该机灵的时候不机灵,这个时候脑子倒是挺活啊。”苏寒笑骂道。 收拾了所有的碗筷和房间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苏寒回到了房间里面,哼哼,今天下午去了纹身展览会,获得的最大好处就是床上的那一卷包裹着的《纹心雕龙》。 这可是好东西啊,应该和图腾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洗完了澡,焚香沐浴后再来观看。 想到这里,苏寒将纹心雕龙放进了储藏室里面,带着换洗的衣物,进入了洗澡间。 强有力的水花打在他扎实的肌肉上面,确实有一种独特的舒爽感。 随着自己能量值的提高,肌肉越来越扎实,能量值对身体的肌肉影响很大的。 所以他也有些自恋了,对着镜子里面鼓了鼓强有力的胸肌,同时又朝着旁边看了一眼,发现了另外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透过门口的缝隙,看见了一双男人的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