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华人的怒与殇 - 最强纨绔(书坊)

第五十六章 华人的怒与殇

众人都以为苏寒已经缴械投降,熟料这个家伙竟然要求主动汇报成绩。 这不是找丢人吗? 当然更多的人扑朔迷离,难道苏寒真的打算反败为胜? 主持人冷笑着:“好吧,好吧,你要丢脸随你,我还想给你兜着呢。” 苏寒没有理会他,报出了一个阿拉伯数字:“3。” 顿时对面的屏幕上亮出了这个数字。 亮了这个数字就代表答对了。 “嚯,蒙得挺准的。” “5。” 再次亮起了数字。 “我去,运气真好。”观众继续爆发着运气论。 “10。” 又亮起了一个,这一次轮到观众鸦雀无声了。 他们被苏寒吓坏了,这简直不科学啊,没眼睛都能够认出数字来?这是哪一位名师教出来这样的徒弟呢?太不可思议了。 苏寒的报数字依然没有停止,他报一个,屏幕上面就亮一个。 每次新亮起了一个数字,观众们都张大了嘴巴,而且他们又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生怕打扰了苏寒的思维,强行将激动的情绪压抑住是很痛苦的,这些观众现在就很痛苦,心中想要怒嚎一声,却偏偏只能将这些话语给吞在肚子里面,多么难受啊。 “57.58.61.69.”苏寒报完了最后一个数字。 二十五中二十五,命中率百分之百。 胜负已经了然。 观众们顿时如潮水一般的用了上去,有些人硬生生挤也要挤上旋转楼梯。 “别跟我争,我今天说什么也要抱一抱苏英雄。” “苏英雄是你们家的?苏英雄是属于整个华夏纹身界的人才。” 许许多多的观众上了台,将苏寒给高高的抛弃,迎接从凯旋门回来的英雄。 小颖也有些激动了,看来自己一直低估了苏寒的实力,她以前一直以为苏寒最大的特点就是真诚,现在却发现他就是一只孙猴子,大闹天宫,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的本事。 也是她第一次觉得身边的男性朋友如此深不见底。 她抹去兴奋的泪水,也挥舞着手臂兴奋的喊道:“小寒哥,你是最棒的,小寒哥,你是最棒的。” 苏寒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朝着那个方向挥了挥手,也注意到了小颖。 那一刻,小颖看着苏寒的眸子有些流泪的冲动,如此有气血的男人,刚才竟然被自己骂成了暴力狂,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小颖转过身,真的滴下了泪水,泪水告诉他:“你真的过分了。” 观众们不停的抛着苏寒,有些观众甚至还问道:“苏英雄,你能告诉我们你的师父是谁吗?” 这一点上,苏寒也没有什么藏着掖着的,大声的嚷道:“我的门派叫——纹门!我的师父是——九……纹!!!” 大声的疾呼,苏寒告诉全场的纹身爱好者:“纹门很强大,九纹是高人。” 许多想要从事纹身行业的人心里都有了个打算,一定要进纹门,再难也要进去,那里能够真正的把自己培养成人才。 在电视机旁,九纹几乎都每天晚上都会看电视,这一次也搜到了纹身展览会的比赛,在试播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徒弟的身影,一直节俭的他花了二十块钱订阅了这个节目。 当他看到苏寒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时候,他也像小孩一样激动,在宽敞的房间里面蹦来蹦去的,当他看到苏寒闭上了眼睛,他捏了一把汗。 当他听到苏寒的那一句:“我的门派叫——纹门,我的师父是——九纹!!!”,年迈的九纹用枯瘦的手捂住了眼睛,滚烫而浑浊的泪水在那一刻,犹如崩堤了的大江一样,夺眶而出,甚至渗出了老手,汇聚成一滴滴,滴在自己的腿上。 “好小子,好小子……。”九纹感动得不行,甚至非常愧疚,其实他还没有教会苏寒太多的东西,可苏寒却给他九纹以及纹门做了一次大号的宣传。 可以想象,将来的几天,纹门将会门庭若市,学习者众多,这些都是苏寒带来的。 “苍天不负我,让我碰上了这么个忘年交。”九纹激动得肩膀一耸一耸的。 …… 在贵宾厅里,李长风指着关东哲的鼻子骂:“混蛋,王八蛋,我让你虐那个菜鸟,现在什么情况?你被那个菜鸟虐成了这个样子?你知道吗?很多的电视观众甚至都以为这是我们自己编排的,因为他们不相信一个学了三天纹身的家伙能够击败你这样的高手,中途就退订了,老夫损失了足足有一千六百多万,你懂吗?” “哼哼,菜鸟?你见过如此凌厉的菜鸟吗?给我找的什么人?” “你不管是什么人,下一场,你赌一根手指头,再来一把,非要干掉他,你可以赌你最得意的东西。”李长风发号施令。 “要赌你去赌,我绝对不会将我的手指押在这个赌局上面。” 李长风将关东哲揪过来,左手寒光一现,一柄刀锋架在了关东哲的脖子上:“两个选择,第一,你给我好好的赌,我保证你完好无损,同时你还可以从我这里拿到一张五百万的支票,你也可以赢回你的名声。第二,你不赌,那好,你的性命捏在我的手上,你回不了日本,同时你家里人的性命也捏在我的手上,山口组的黑龙堂口的人现在就在你的家中。” “你……好无耻。” “你也一样无耻,谁也别说谁,去吧,你的家人等着你团聚呢。”李长风松开了手,指了指门边。 “哼!”关东哲撇了李长风一眼后,离开了房间,再次登台。 台上的众人还没有结束,这可是纹身界数的着的大师,每年的国际比赛,华夏的选手总是中途被人截杀,这次好了,虽然不是正式比赛,但干掉了亚洲第一纹身师,就足够让观众们找到一点点慰藉的感觉。 “苏英雄,你是我的偶像。” “别用苏英雄这个称呼了,太俗,我们应该换一个,叫苏半仙才对的。” “有道理,能够不睁眼还能说对所有的数字,这不是半仙是什么?” “半人半仙,神鬼第一。” 在众人的情绪已经高昂得无以复加的时候,主持人再次出来煞风景了:“请各位安静一下,刚才关东先生马失前蹄,决定再来一局,一局定胜负,他想问问苏寒愿不愿意。” “还比个毛线,输都输了,还想再输一把吗?” “那个关东哲还能不能要点脸?连续输了两局,还来?” “再来也是爆菊花啊,还是老老实实的夹着尾巴滚回日本去吧。” 此时的苏寒已经成为了大家的新宠,说话处处维护着。 “这一次的赌局可不一样,不赌钱,也不赌珠宝。” “那赌啥?” “一根手指!”主持人伸出自己带着铂金戒指的中指:“谁输了,就切掉这根手指怎么样?” 观众们顿时不乐意了:“靠,赌手指?怎么不叫他赌切腹自尽呢?日本鬼子不老爱耍这个吗? “你们?”主持人被呛得有些难受。 苏寒则拨开了人群,掷地有声的说道:“关东哲明显是当年日本侵占华夏时候的军国主义,这次的赌局我接下了,不为了别的,只为了当年的罪恶收回一点利息。” 啪啪啪啪! 全场掌声雷动,所有带着帽子的人自动将帽子取下来,对苏寒行起了注目礼。 这群喜爱纹身的浪子和一般人或许不一样,但有一点一样,都有一颗为祖国熊熊燃烧的心脏。 “好!这次要赌的项目,由关东哲制定。”主持人拉长了音调,可惜,现在的关东哲并没有什么宠爱了,几乎所有的人都对他没有了好感。 “这不公平,赌局项目的指定人竟然是关东哲?这不好比我们两个一起去拉屎,然后擦屁股的时候,你给我一块竹板,还告诉我,你平常也是用竹板刮的,难道你用竹板刮,我就一定要竹板刮?”有才的观众总是存在的。 苏寒听了都笑了半天:“兄弟们,别闹了,这一次我也不动什么歪心思,要让关东哲这个鬼子输得心服口服,输得他以后见到华夏人就乖乖的躲起来,当一只哈巴狗,停在床下,什么都不敢说。” “好!我支持你。” “我也支持。” “要钱要人一句话,哥们都有,只要苏半仙开口。” 一句话让老一些的观众想起了当年那个时候从父辈嘴里听到的故事,日本人的坦克开到了华夏,日本人的军队开到了华夏,这一切形成了华夏人到现在一提及便哀伤的事件。 侵略!最终华夏人赶走了那些嚣张的日本鬼子,如今,华夏再也不惧怕小小的日本岛,但我们以华夏之仁义带你,小日本还想着来挑衅华夏。 那么就让你们尝尝华夏的怒气! 看看这滔天的怒气,你能不能接受! 华夏人对日本人的憎恶是出自骨子里的,任何一位热血的青年都会无条件的厌恶,尤其是带有军国主义倾向的日本人。 在所有观众都眼眶红润的时候,关东哲却依然高傲的走了过来:“愚蠢的支那人,今天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最高级的艺术。” 在华夏也敢说“支那”两个字?找死吧? 有些脾气大的观众,已经准备带着板凳上来治治关东哲的嘴臭了,苏寒却淡定的说道:“先不要动武,我们要让日本人堂堂正正的跪在我们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