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 最强纨绔(书坊)

第五十四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众人都望着苏寒,在场许许多多纹身界的爱好者,却没有一个人认识他,这个小子似乎就是突然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一样,模样真是新得不能再新。 关东哲却明白,这个家伙就是李长风让自己好好虐虐的家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菜鸟。 这种菜鸟是没有任何资格和自己过招的,而且对方根本没有战胜自己的可能性,关东哲笑骂道:“哟!你们华夏人倒是有风格啊,第一纹身师战不过我,结果找来了一个这样的小子,妄图击败我?别做白日梦了,趁早找几个实力强些的来,这种级别的对手,我不忍心虐!” 苏寒冷笑着,刚想反击,却发现会场里面的观众纷纷指责着自己。 “哈哈!真是好笑,真是好笑啊。华夏纹身师的尊严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毛头小子出场。” “嘿嘿,我就大声问一个问题。”一位理着光头,手臂上纹着一条黑曼巴蛇的人大声嚷嚷:“在场的兄弟们,你们有一个人的纹身是出自这个家伙的手笔吗?” 没有一个人给予赞同的声音,很明显,没有一副图案是出自苏寒的手臂。 苏寒活动活动了腕关节:“没有很正常,我才学了四五天的纹身而已。” 噗嗤!苏寒身边正紧张得和矿泉水的虎纹,将一口水全部喷在了地上:“兄弟,你是个犊子啊,初生牛犊不怕虎啊,刚学三天,也敢去挑战关东哲?你知道关东哲是什么样的人物吗?那可是亚洲第一号的纹身师。” “三天也敢上台?华夏现在丢人的玩意怎么这么多呢?” “哼哼,有些人脸皮太厚呗,不过他丢得起人,我们可丢不起。” 一时间,观众对苏寒进行着严重的诋毁,有些骂人狠毒的甚至诅咒苏寒——如果你能赢,我他妈现场割了我的小鸡鸡。 小颖也为苏寒捏了一把汗,她很想为苏寒辩白,至少要对身边的人辩白,可是张了张嘴巴,她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因为她根本不知道苏寒学过纹身。 一时间,谩骂声、诋毁声、诅咒声不绝于耳,这些人都让苏寒感觉到了一种窒息的感觉。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慷慨上场没有得到一个人的肯定,相反却是无边的谩骂。 虎纹用手指戳了戳苏寒的腰眼:“兄弟,我老虎佩服你的勇气,但你如果不快点离开这个地方,估计你祖宗十八代都被那些人问候完了。” 苏寒看了虎纹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中,他读到了关心,看来也不是全没有好人吧。 “小子,我学过三个月的纹身,你如果认为你是天才,那么先过我这一关吧。” “嘿嘿,你别难为人家了,那小子分明是想在台上露露脸,哪有什么真本事啊!小子,你模仿凤姐的自黑炒作方式,凤姐知道吗?” 苏寒一直隐忍着没有说话。 直到会场里的声音变得小了一点点,他才张开了口。 一张嘴,强悍的音波一浪接一浪的涌了起来,震得全场的人耳膜生疼,苏寒是运用了狮子吼的诀窍,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自己的强悍声音。 “啊!啊!啊!”苏寒堪比雄狮的怒吼,让全场彻底安静下来,他们都很好奇苏寒为什么有这么强大的嗓门,同时也好奇苏寒打算下面一步怎么办。 苏寒背着双手,茕茕孑立:“你们嫌我不行,可以,那么你们有谁行的?上!” 全场的人都有些说不出来话了,他们虽然喜欢打击同胞以获得快感,可惜真要他们上场的时候,他们便真真确确的明白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 “有人吗?有人嘛?有人敢上这个台子吗?”苏寒的睖着眼睛,表情可怕非常,让人凭空感觉到了一股子威压。 观众们都将眼神投到了虎纹的身上,虎纹觉得自己浑身发毛,连忙低下了头;“你们不要瞧我,我搞不过那个关东哲。” 他倒是发自肺腑的说的,旁观者清,浪客和关东哲对决的时候,他就自知不是对手,也不上去丢人现眼了,要是一不小心落上了浪客背刺那样的心理阴影,就更是得不偿失了。 苏寒点了点头,义正言辞的说道:“一群只知道高谈阔论的庸才,只会打击别人积极性的庸才,自己不敢上,却也不让我上?还诋毁我?还谩骂我?你们有资格吗?我话撂这里了,如果有人上,那么上的人想怎么骂我都行,我一点想法都没有,如果没有的话,哼哼,就全部给我闭上嘴巴,好好欣赏我这个天才是如何击败敌人的。” 说完,他一个翻身,飘逸的姿态直接登上了平台。 平台可有小半层楼那么高啊,苏寒轻轻一跃就跳上去了,关东哲诧异得很:“华夏功夫?” “是不是功夫你管不着,我就是来收拾你这小日本鬼子的。” 台下一片寂静,其实有些人瞧着苏寒这一手功夫,真想喊个好,可刚才还被人家训了个狗血淋头,心中有想法了,怎么可能给苏寒加油呢? 要不是他刚才那番话将众人说得不好意思了,没准,自己又被骂得狗血淋头。 “收拾我?哈哈哈,哈哈哈,你是哪根葱?有什么作品?师从何人?如此嚣张,教养不行啊。” “教养不管行不行,总归比你这远涉数千里,来异国装模作样的人总归要好一些。”苏寒针锋相对。 关东哲冷笑的肩膀都抖动了一下,朝着主持人招了招手:“我要改变规则。” “关东先生,这很难办啊,规则开头就定下了。” 关东哲轻蔑的瞧着苏寒,扭过头,用极其挑衅的声音说道;“战胜如此渺小的敌人,我不想胜之不武,去,将第一轮我的钢板加重一倍,六十公斤,要不然,比赛还有个什么意思呢?” “哼哼,你要加就加呗,不管怎么样,你都会输。”苏寒讪笑着加了一句:“你其实是一个很平庸的人才,靠着努力才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可惜啊,磨练了技艺,却磨练不出一颗强大的心脏,接下来,我会让你见识,天才始终是天才,而庸才不管怎么样!骨子里面依然是庸才。” “你……。”关东哲最害怕有人谈起“天才”这两个字,因为他自己都清楚自己并不是天才。 你死定了,接下来我要让你输得体无完肤,关东哲斜着看了一眼苏寒后,激情豪迈的走向了平台,苏寒后面跟上。 手上缠好了钢板,苏寒站立了一个马步,已经在志愿者的背上纹着“风”字,还没有点两笔,他就停下了。 台下众人唉声叹气的有,大声骂街的也有。 “唉!毕竟只学了三天的纹身,点了两针就不知道该怎么去点了,实在坑爹。” “真是不要脸,刚才看那副模样,我对他还心存一点点幻想呢,现在倒好全部破裂了。” “你还有幻想?这种小子咱们又不是没见过,那些纹身店里面刚来当学徒的,一个个二五八万的,还没有进行呢,就对大师傅们的纹身指手画脚了,台上那个小子,应该就是那不知道天高地的学徒工。” 苏寒停了笔,而关东哲倒是一点歪心思没有,缓缓的纹着字,他的想法很直白,反正对方赢不了自己,索性就在这个字上展露才华,让苏寒相形见绌。 这些还不是主要目的,关东哲知道,只要自己的东西比起苏寒高出无数个档次,到时候这群华夏的蠢蛋就会谩骂自己的同胞。 让自己人骂自己人,才是关东哲的最大乐趣,目前他完成这个目标只差了最后一笔,风字的最后一笔下去,一副崭新的,色泽明确,风格硬朗的作品将要产生。 “哼哼,我现在发现虐菜鸟还是一件不错的差事嘛!”关东哲想起待会整个会场的人都会骂苏寒是一个没有任何作用的废物,心里就极度心花怒放。 想到开心处,他还转头瞧了一眼苏寒,岂料苏寒一直再瞧着他,两人四目对视,关东哲有些尴尬,咧着嘴笑了笑:“嘿嘿,到了现在还没有刻出三笔呢?你就等着你的国人对你的无尽谩骂吧。” “是吗?我怎么觉得我会赢,而你,是被钉在耻辱柱上面的那个人呢?” “你凭什么?”关东哲的风字只差半笔了。 苏寒耸了耸肩膀;“我现在告诉你,我为什么会赢!”刚刚撂下了话头,苏寒狠狠的抖了抖自己的手腕,他的力量多强,筑基强者,臂力少说也有好几百斤的力气。 钢板像个秋千一样,荡向了关东哲的钢板。 砰! 现场发出了一声雷鸣响动,关东哲被彻底击飞了,纹笔掉落于地,同时关东哲在志愿者的手臂上划下了一条口子,一寸长的口子。 “嗷!嗷!”他还没有时间去管苏寒,而是搂着自己的髋骨,被自己的钢板一撞,髋骨感觉被人狠狠的抽了一铁棍,疼得无法呼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