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你很强 - 最强纨绔(书坊)

第五十一章 你很强

虽然很多的纹身师都想着去找找关东哲的麻烦,为了荣誉,也为了奖金,但是真敢上前去战斗的,怕也没有几个人。 苏寒到了登记台的时候,发现这里并不如想像中的那么熙熙攘攘,相反,范围两米的登记台稀稀拉拉的,数了数上面已经登记了的名字,仅仅是六个人。 加上自己,也才七个而已。 二楼栏杆处,小颖一直关注着局势的发展,她为立刻要见到一场别开生面的战斗而激动,趴在栏杆上面注意着登记台的动静。 她是一个特别专心的女孩子,喜欢纹身虽然没有在身上动纹针,可平常也没少关注纹身里面的八卦,对一些国内外出名的纹身师也叫得出来名字,有些个别出色的,她甚至知道对方的生平经历。 “哇!浪客竟然来了,还好,他应该有实力和关东哲一较长短的。” “天啊,虎纹不是已经退出江湖了吗?想不到一场比赛竟然把他给召唤出来了。”小颖连声惊叫,这么多的高手,怎么着也会让关东哲碰一鼻子灰吧。 一连出来了好几名业界名声显赫的人物,小颖顿时对于比赛更加有期待了:“下一位是谁呢。” 她心扑通扑通跳着,继续观望,突然发现又一位出来的家伙很是熟悉,顿时大跌眼镜:“哇!竟然是小寒哥?他也会纹身?” “不!肯定不是,他只是路过而已。”小颖又拍了拍自己的小脸蛋:“呸!怎么还喊他小寒哥呢?他就是一个暴力狂,天生的暴力狂,哼!” 她扭过头不想看苏寒的模样,可还是忍不住偷偷的瞄了两眼,这一瞄不打紧啊,差点惊得从栏杆上面掉下来了,她真的看到苏寒在登记台上面签上了名字。 也就是说苏寒是肯定要上场和苏东哲对战一番了。 “我天啊!小寒哥这是真的打算和关东哲一较长短?天啊,待会被虐的肯定没法看了。”想到这里,小颖又有些同情起苏寒来,琢磨了十来秒,她决定内心先原谅苏寒,待会用尽全力给苏寒加油,等会儿结束了,重新跟他划清界限。 在她心目中,暴力就是不能原谅的问题:“小寒哥,加油啊,好歹你也是敢上场抗日的。” 小颖挥舞着小拳头。 “请问你是来挑战的吗?”负责登记的工作人员问道。 “是的。”苏寒拿起了笔。 工作人员打量了苏寒的脸,觉得自己的记忆中根本没有这个人,便下意识的问道;“敢问兄弟在哪个纹身馆高就?” “还没开始找工作呢,刚学了四五天。”苏寒老老实实的说道,他不喜欢撒谎,也没有必要撒。 “啊?”工作人员条件反射似的按住了苏寒的笔头:“兄弟,你才学了几天,就别来了,对面那位可是亚洲第一的纹身师呢。” “新手不准参加对决?有这条规定吗?” “没有啊!” “那你凭什么不让我签。”苏寒厌烦的拨开了工作人员的手,龙飞凤舞的写上了“苏寒”两个字后,返身走向登记选手的等候区。 工作人员背后拉着苏寒的肩膀:“先生,千万别这样,你是一名新手,如果被那日本鬼子虐得不成样子,我担保你下不了场来。”他指了指周围的近乎疯狂的粉丝们:“瞧瞧,那些疯子会把你撕成八块的。”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苏寒抖了抖肩膀,工作人员顿时双脚一软,跌在了地上。 “不听好赖话啊!”工作人员爬起来,想要继续去追苏寒,却被人一只手按住了肩头,回头刚想骂人,却发现是会馆的董事李长风。 李长风对着工作人员摇了摇手指:“这个人应该很强,你好好干自己的事情吧。” “嗯。”工作人员说到底也是一个打工的,人家怎么说就怎么做,老总都发话了,只能遵从,悻悻的回到了登记台。 “你很强。”李长风瞧着苏寒的背影说道。 这时,他的秘书小田走到了身边,小声的耳语道:“李总,关东先生在贵宾室等您。” “好!跟我一起去,我有些事情要交代你。”李长风对秘书小田说道。 …… 贵宾厅的位置在二楼靠里的一间房,房间门的对面有一面玻璃墙壁,站在这个位置,刚好能够将会场里面的情景尽收入眼底。 瞧着会场里熙熙攘攘的人,李长风轻轻的对自己的秘书小田说道:“电视直播已经开始了?” “已经接通了卫星电视,很多付费的观众点播了我们的节目,这一次估计又是大赚。”小田喜笑颜开的说道。 李长风点了点头:“去,亲自去监督转播台,一切都不能够有问题,如果出了问题,你可以引咎辞职了。” “是!”小田的额头冷汗直冒,但也心花怒放,高兴的原因很简单,李长风将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交给他做,明显是出于格外的看重。 而李长风之所以要策划活动,跟他本身的责任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要的很简单,就是钱。 每一次举办大型活动,他都会联系好转播台,转播早已经策划好的一些比斗,只有战斗才能够激起电视节目观众的热血,尤其是关乎于民族大义的东西,更是让那些观众上蹿下跳。 他也幸运,每一次的节目都能迎娶很高的收视率,往往一夜之间,他的腰包里面就多出了数千万的转播费。 “李先生,我对你非常不满意。”关东哲见秘书走了,整个房间里只剩下了他和李长风两个人的时候,开始展露出真正的面目。 “为什么?”李长风拉上了窗帘,和关东哲见面的事情还是尽量让少点的人知道的好,这样会影响他苦心经营的“民族大义”的名声。 关东哲盯住了李长风的脸:“你邀请我过来的时候说过的,安排的对手都是你事先安排好的,可是我看不出来他们是安排好的人。” “这又怎么样?” “怎么样?如果我输了,我所有的一切都会没有,钱、女人、名声、粉丝!”关东哲的小白脸气得通红,像朵月季花。 李长风摆着手;“这些人没你强,你应该自信你的实力,华夏没有谁能够战胜你,我们国家,大师级的人物很少。” “可是你们华夏有句老话,没有一万,就怕万一。”关东哲将合同拍在了桌子上面:“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我的对手必须是事先安排好的,你违反了合同,我自然也可以不遵守,不好意思,我要回日本。” 说着关东哲转身便走。 李长风快速的冲了过去,一只手掐住了关东哲的脖子,单手将他高高举起,大声的骂道:“是吗?你知道吗!我早就受够你了,没错,这些对手的确不是我找来的,可是你呢?那些侮辱华夏的话是我教你说的吗?在台上肆无忌惮的得瑟,是我教你的吗?” 他将关东哲狠狠的扔在地上:“懦夫,接受不起挑战的懦夫,既然有得瑟的姿态,就拿出你无所畏忌的实力。” 关东哲没有说话。 “愣着干什么?给我去准备比赛,我告诉你,如果这一次因为你终止合同而导致我亏钱!我他妈宰了你。”李长风拍着关东哲俊俏的脸蛋:“不要以为我做不出来,山口组我熟人很多。” 日本山口组的势力极大,要干掉关东哲这种黑不黑,白不白的人确实非常容易。 关东哲顿时如同温顺的兔子:“谢谢李先生教训,我去准备了。” “等着,你给我过来。”李长风朝着关东哲勾了勾手指,拉了拉窗帘,透过一道细小的缝隙,指着选手等候区说道:“瞧见那名高高瘦瘦的家伙没有?那个人叫苏寒,是个新手,给我用尽你浑身的手段羞辱他。” “羞辱一个新手?只怕有违道义。”关东哲眼睛闪烁着。 李长风一把将关东哲的脑袋按在了玻璃窗上,对方俊俏的脸蛋在玻璃窗的挤压下有些变形:“你用你那秀逗了脑袋好好想想,虐一些高手,可能内行人觉得精彩,可是所有的观众都是内行吗?我们要照顾新手,新手最喜欢瞧的就是场上强者摧枯拉朽的胜利,你懂吗?” “是!”关东哲的心气彻底被李长风的霸道给磨灭了,羞辱的点了点头。 李长风放开了手:“记住,好好虐杀他,最好是和他赌一点有意思的彩头,这样才会激起观众的积极性,明白吗?” “明白。” 李长风抱着胸,笑眯眯的看着苏寒:“很好的陪衬,有了你,收视率估计要上涨一个百分点。” 一个百分点意味着许许多多红彤彤的票子流入李长风的口袋。 说到底,他就是个纯粹的商人,内心黑得如抹布一样的商人,他以前发家是靠的转播黑拳,可是后来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观众们越来越不喜欢那种血腥暴力的东西,只有现场的人才能看的惊心动魄,他要赚钱,赚电视机面前家伙的钱,因此他重新选择了一些神秘而带有一丝紧张的行业转播——纹身。 这种转播已经让他现在的身家翻了好几倍,而且还有源源不断的票子钻入他的钱包。 “哼哼,苏寒,这一次要感谢你了,让你成为我的摇钱树,你很强,你为我赚钱的能力很强。”在心目中,李长风已经将苏寒当成了一个目中无人的家伙,越是目中无人,才能在台上尽量的释放自己的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