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我讨厌暴力狂 - 最强纨绔(书坊)

第四十七章 我讨厌暴力狂

小颖开车有着所有女司机的通病,上个路怕得要命,拐弯的时候都差不多要将速度减得最慢,生怕撞上了什么东西,可一旦面前有车超车,她简直跟打了鸡血一样,轰着油门就上了,将害怕两个字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苏寒才坐了一会,就发生了好几幕危险的时刻,他暗自喃喃:千万别出事,千万别出事,要不然死在一位女人的车里,这种死法太滑稽了。 她的技术这么差,苏寒也不敢随便和她说话,只是注意着小颖的衣着。 以往小颖给人的感觉是乖乖女,大家闺秀,穿着是那种主流的学生打扮,可是今天不一样了。 为了迎合纹身展览会的气质,小颖穿着显得狂野。 一件宽大的窄肩背心,内层罩了一条黑色的抹胸,胸部凸显,勾人眼球。面灰色的宽厚嘻哈棉裤有些帅气,脚上蹬着一双and1的太极篮球鞋。 这种球鞋一般是大老爷们买来打球用的,现在穿在小颖的脚上别有一番风味,肥大的嘻哈裤的裤脚罩在球鞋上,只露出了太极篮球鞋别具个性的阴阳鞋头,很有个性。 再配合上小颖脖子上面挂着的白色魔声耳机,整一个布鲁克林区玩街舞的嘻哈女孩。 除了这些装饰外,小颖还有一件装饰特别吸引人的注意——右手的护臂。 白色的高弹力尼龙织物包裹了整条手臂,一头在手腕处,一头在大臂处,好像nba那些球员带的一样。穿戴这个,是因为小颖本身也是球迷。 这种护臂罩在球星的手臂上,显得有些野蛮,霸气十足,罩在小颖的手臂上,为她今天霸气的外表也添砖加瓦。 “咦?你不是说你不纹身的吗?怎么这里有一个?”苏寒指了指小颖的肩膀,上面纹着一副图案——圣经的《创世纪》。 一排排的英文出现在小颖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上,说不好是一件坏事还是好事,只是这幅纹身的凹凸感并不是很强烈。 “神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苏寒不怀好意的读出了小颖身上圣经的文字。 小颖笑了笑:“哎呀,其实我真的没有纹身的,这是贴纸而已,我怕疼。” 苏寒继续看了看,发现还真是的,远远看还没有发现,近看的话,一层几乎于透明的薄膜黏在了小颖的肩膀上面。 “喂!你干什么?”小颖差点将车子给开了出去,如果不是刹车踩得及时,估计车子已经卡在马路牙子上了。 苏寒连忙摆手;“你想歪了,我是想看看你的纹身是不是真的贴图。” “哦!”小颖被这么一说,还闹了个大红脸,什么叫我想多了,一个大男人的脸都快凑到女生的肩膀上面,怎么看怎么也有些怪怪的吧。 倒是苏寒恬不知耻,将头再次凑过去:“你刚才咋想的?” “我还以为你是想看看我头上有没有头皮屑呢!”小颖狡黠的笑了笑。 苏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位大小姐还是挺有急智的嘛! …… 在华夏,最为开放的城市是燕京和魔都,很多国外流传的东西,或者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也只有在这两个城市能够发展成规模。 比如说街舞、街球,也是燕京和魔都这两个地方水平最高。 而且摇滚乐队什么的,也只有在燕京和魔都有声有色。 纹身展览会这种东西的举办地点,当然是燕京城里最为开放的地方,东单。 东单也算购物的天堂,同时东单的公园,也是全国最大的同性好基友的集中地。 经常能够看见两名带着右耳钉的男人互相搂抱着,招摇过市。 “我去,这个地方,乌烟瘴气的,你一个小女生过来,我还真有些不放心呢。”在一些个性独特之人聚集的地方,有时候法律对他们根本起不到太大的恐吓作用。 这些人的内心价值观和常人不同。 苏寒瞧着不远处两个大男人,胃部有些作呕。 左边的五大三粗,身高足足有一米九,但却穿着紧身的红色打底裤,上身套了一件女性才穿的泡泡衫,脸抹得白净,眼线描得很浓厚,硕大的耳环挂在右耳上显得很别扭,时不时做一些娇嗔的动作。 而右边的那位,身高一米八出头,和苏寒差不多,整个人一副玛丽莲.曼森的装扮,黄色的负离子烫头发高高膨起,身上衣物钉着厚重的铆钉,脸色故意涂得灰暗,嘴唇和鼻子上挂着许多钉子做装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丧尸呢。 丧尸瞧了瞧苏寒,打了个口哨。 小颖有些害怕,躲在了苏寒的身后,偷偷的瞄着,浑身有些颤抖。 苏寒倒是挺随意的:“小颖,你别害怕,瞧他们的模样,估计对你没有太大的兴趣。”他心中暗骂:最好对我也别有什么兴趣,要不然我让你真的变成丧尸。 拉着小颖的手,苏寒朝着前面不远处的纹身会馆走去。 丧尸有些着急,再次打了一个口哨:“前面那位,停下。” 苏寒左右都没有什么人,对方说的,肯定是自己。 “小寒哥,咱们不要理他们,赶紧走,肯定没事的。”小颖有些后悔来参加纹身展览会了,明显这里也没什么好鸟啊。刚停好车,出地下车场,就碰上了几个找茬的。 “没事,我倒要看看那混球到底想干什么。”苏寒也不是没种的男人,只是不愿意主动惹事而已,现在有人主动惹上门了,收拾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颖拉住了苏寒的手:“别停,他们不是好人,再说了,你也……也打不过他们。” 说话间,两非主流已经走到了苏寒的面前。 个子高大的扭捏男对苏寒说道:“哟,你面儿挺大啊,我们杰哥喊你,你还不停住?” “杰哥?”苏寒皱了皱眉毛:“不认识。” 杰克抚了抚自己的丧尸脸,中指触碰到自己的眉心,一副酷炫的模样说道:“马子,自我介绍一下,杰.威廉姆斯,这一片吃得很开,如果咱们能够当朋友的话,以后来这里所有的场子,喝什么我全部负责。” 苏寒是一个不内涵的人,自然清楚“朋友”是什么意思,哼哼,你还不如直接点说是基友呢。 “还好,不是什么坏人,只是想和我们交朋友的。”小颖在一旁轻轻的说道,看来他的思想比较纯洁,并不清楚“朋友”的真正用意。 苏寒哪有时间来给小颖解释,趴在她的耳边悄悄说道:“你喜欢武打片么?” “喜欢,最喜欢叶问的咏春拳。” “咏春拳?容易。”苏寒站直了身子,重新瞧着杰哥:“杰.威廉姆斯是吧?” “正是在下。”杰哥点了点头:“这个名字我想了很久才想出来的,废死脑细胞了。” 苏寒摇了摇头:“费死脑细胞了?你竟然告诉我你还有脑细胞?”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瞧你这长相,应该是个华夏人,再瞧你这口音,应该是土生土长的燕京人,哼哼,祖辈给你传的名字丫不用,用洋鬼子的名字,活该辱没了祖宗。”苏寒说完,也不废话。 一个前跨步,顶住了杰哥的胯下,反手扣住了他的脖子,轻描淡写的一带后,杰哥感觉整个下巴都脱臼了。 当然,这些还没有完,苏寒的拳头模仿咏春里的日字冲拳,三秒钟之内,出了十来拳,将杰哥打得吐血,直愣愣的倒在了地上。 扭捏男哎呀一声,蹲在了地上,搂住了杰哥的肩膀:“你怎么了?杰哥?你怎么了?打死人了,哎哟喂。”说着还要抱住苏寒的大腿。 苏寒目光冷峻的说道;“滚远点,如果再和我的肢体有一丝一毫的偏差,信不信我打死你。” 和苏寒的目光一接触,扭捏男便感觉心口被人捅了好几刀一样,连忙退缩了回去,也不敢直面苏寒。 扭过头,苏寒自信的说道:“怎么样?哥们的咏春拳比起叶问来,好看一点吧?” 他虽然没有学过咏春拳,但拳法是延伸,功力是根本,如今已经接近筑基的苏寒拳劲不小,功力不错,模仿出来的拳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美观度比起叶问的传统咏春来,要洒脱了半分。 岂料小颖却嘟着嘴巴,咬着牙说道:“我喜欢叶问大师,是因为叶问的精神,为了民族大义,拳打日本人,而不是像你这样的暴力狂,竟然去殴打要和你做朋友的人,相比品质,云泥之别。” “唉!我成坏人了?”苏寒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倒成了被钉在耻辱柱上面鞭笞的对象了,分明是这杰哥心怀不轨好不好? “我看错你了,一个只懂的暴力的匹夫。”说着小颖一个人快速的跑进了纹身会馆:“以后再也别见了。” “喂!你把我丢下了,我怎么回去啊。” “自己去搭地铁。”小颖丢下了一句话。 苏寒有些晕倒,这叫什么事啊!算了,你不欣赏我,我也不巴着送上门给你欣赏。 想着这些,苏寒准备转身离开,可是想了想,还是回了回头,跺着地面:“算了,要绝交也得过了今天。” 他是真的不屑于去解释什么,可是这个地方这么乱,一个女孩子到处走,他怎么放心得下呢?如果小颖真的受到什么伤害的话,他也会有内疚的情绪的。 “唉,其实也是挺好的小姑娘,可惜了,纯洁得有些过头了。”苏寒自嘲的说道:“有句话怎么说的?水至清则无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