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纹身展览会 - 最强纨绔(书坊)

第四十四章 纹身展览会

王晨得了令,摸起了刚才放下的茶杯,他这一次总算是可以完成自己的心愿了,用茶杯在苏寒的脑袋上面也开个口子出来。 手里捏着厚重的瓷壶,对苏寒虎视眈眈。 唐韵挡在了面前:“都别冲动,我想他跟父亲无冤无仇,肯定不可能伤害爸爸的。” 地上的唐大风还在痛苦的打着滚。 本来苏寒也不打算解释,但瞧着一脸可怜表情的唐韵,吸溜了一口可乐,缓缓说道:“都咋呼个什么?咋呼个什么?这是什么毛病?不是伤风感冒、头疼脑热,一剂药下去,就药到病除。唐叔现在的神经在重新构造,肯定疼得要命了,等个十来分钟就好了。” 唐韵感激的朝苏寒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相信他。 唐雅也只能悻悻的招了招手:“王晨,你过来,等两个小时,如果我爸爸还是这个模样,你就给我弄死那个戴面罩的混球。” 哪里用得了两个小时,仅仅过了十来分钟,唐大风的痛苦哀嚎的声音便小了下来,同时一脸的欣喜之色:“小韵,小韵,我感觉到脚上的力量了,我可能真的好了。” 苏寒笑着说:“唐叔,你别光说不练假把式啊,站起来,走两步。” “我真的可以吗?”唐大风心中十分紧张,这些年来,他无时无刻不想自己能够重新站起来,走两步,再次感受一下大地的厚重。 唐韵笑嫣嫣的蹲下了身子:“爸,大师都说你可以了,我想你应该可以站起来的,我扶你一把。” “别扶。”苏寒目光冷峻的瞧着唐韵:“你扶他算什么回事?让你爸爸自己站起来。” “对!别扶,我自己站起来。”唐大风的脑子朝脚发送了一个指令:“站立。” 站立的第一个步骤是蜷缩膝盖,然后靠脚腕子一蹬的力量,整个人就可以站起来了。 可是唐大风蜷缩膝盖的时候,很有些困难,大腿根子不停的打着颤。 “大师,这没事吧?”唐韵关心则乱。 “不怕,刚刚开始,还没有适应,你出生的时候不也不会走路吗?”道理很简单,神经再找,大脑要重新找到脚步神经的频率,要想刚接好神经,就站起来,只怕大罗金仙也办不到。 好在唐大风的脑子早就清楚该如何走路,颤抖了一阵子,膝盖真的蜷缩起来了。 “我做到了,我做到了。”唐大风一时间兴起,猛的站了起来,身子不停的打着晃晃,好像随时都要摔倒一样,可是他真的站起来了,挥舞着双臂,瞧着不停打着颤的下半身,唐大风高兴的呼喊着:“站起来了,我唐大风这一辈子还真有能够站起来的时刻。” 刚刚说完,他又一屁股坐在了轮椅上面。 恢复好神经,好需要多多锻炼,才能够站得稳。 苏寒打了个响指:“得了,唐叔,你就准备一个星期之后,去桥边打打太极拳吧,顺便让你那些朋友们也高兴高兴,他们的老友重新生龙活虎,成为了一个正常人。” “是,是,多谢大师,你真是对我有再造之恩……。”唐大风一高兴,许多肉麻的话也脱口而出。 苏寒连忙伸手:“打住,我也没有那么高尚,你们是答应付我诊金的,是吧?唐警官?” 唐韵虽然心疼飞天檀子的手链,但心里不得不说,相比于苏寒干的事情,真是物超所值。 也丝毫不吝啬,唐韵掀起了衣袖,将那没乌光亮丽的手链取了下来,递给了苏寒:“谢谢大师。” 苏寒从唐韵的眼中看出来了,她是真心稀罕这条链子,也是,谁也不会将母亲留下的唯一物件拱手送人。 唉! 他叹了口气,找到手链红绳子的结,打开之后,将九颗珠子全部倒在了手上。 “大师,您这是?”唐韵搞不懂苏寒到底想要干什么。 苏寒找寻了几秒,捻起了其中的一颗,放进了口袋里,这粒檀子是活的,种在土地里面,能够活下来,从而成为一颗种子,源源不绝的给他提供药材。 其余的虽然也珍贵,但对苏寒现在的实力根本做不到质的帮助,索性也不夺人所爱,还给人家算了。 苏寒又将八颗珠子给穿起来,系好了结扣,递还给了唐韵:“君子不夺人所爱,我只拿一颗,整串的链子还是还给你。” 嗡! 唐韵脑子里一片轰鸣之音,这位大师简直是谪仙人啊,不管手法过硬,而且品质也是尤其的出色,这回到让她有些难受了:“大师,你若不收下,我还真有些愧疚。” “不用愧疚,你只要记得你不欠我的就好。”苏寒也没想唐韵欠自己什么,走到了唐雅的面前:“你姐姐不欠我的,但你就欠我的。” “我欠你什么了?” “二十记如来神掌,对吧?打赌的时候说了的。” “你还真要打啊?”唐雅吓得躲到了王晨的身后。 苏寒勾了勾手指:“出来,说出的话要有信用,要不然你以后怎么在社会上立足呢?” 瞧着苏寒一副得瑟的样子,王晨有些不爽了,扶着腰站在了唐雅的身前:“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女人,算什么英雄好汉?有什么事,冲我……。”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瞧见鼻子再次血流如注,脑子突然短路,软趴趴的躺下来了,再闭眼的时刻,还尝到了一丝丝苦味,传说是脑浆的味道。 “王晨,王晨。”唐雅猫着腰,双手箍住了王晨的脖子喊道。 苏寒收回了拳头:“既然你要逞英雄,我就帮你一把,够意思吧。”说完便大步的离开了唐家。 倒是唐韵也有些慌神了,王晨的鼻子被揍得凹了进去,本来就带了一层纱布,现在看来,远远不是纱布能够解决问题的。 “愣着干什么?快点送医院啊。”唐韵喝了唐雅一句。 在医院里付医药费,刷卡的时候,唐韵下意识的将自己的工资卡拿了出来,在取款机里瞄了瞄,发现里面真的还剩下三十万。 她还以为苏寒是将里面的钱全部取出来了呢。 现在他真的发现世界里有高尚的人。 本来她作为警察,见惯了社会上的黑暗,小偷小摸、入室抢劫、杀人越货,这样的渣滓她看得多了,如此将信用、有本事的男人倒是第一次见。 “难得,真的很难得啊。” …… 苏寒治完了唐大风,搭地铁准备前往车站,回家洗个澡,然后炼制完药物后好好休息一下,全心全意的冲击筑基的瓶颈。 筑基后,他的能量就是另外一种境界了,也能够使用法术。 比如说火劫、气鞭,有了法术,无异让自己保命的伎俩有多了一些,慢慢修炼,总归是能够修炼到化神,到时候,撕开虚空,回到修真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咦?我怎么这么想呢?”苏寒顿时有些好笑,在第一次自己筑基的时候,别说化神了,就算是元婴期也不敢有一丝希冀,现在倒好,还没有筑基呢,已经开始窥探化神了。 或许是自己曾经无限接近化神境界吧。 出了地铁站,苏寒双手插入口袋里,迈着步子准备走到车站去。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 苏寒掏出来一看,是小颖打过来的电话,划开了接听键,半开玩笑的说道:“你好,小颖,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啊。” “小寒哥,下午有个展览会,我想让你陪我去。” “啊?什么展览会啊。”苏寒下意识的问了问。 小颖的声音立刻便得弱弱的,有些害羞的光景:“你别问了,到时候来了就知道了。” “那好吧,几点?我去哪里找你?” “下午四点半,在学校门口,到时候我去接你啊。” “行!反正你有车,我正好省两张车票钱。”苏寒笑呵呵的挂上了电话。 电话那边的小颖心中七上八下,再次看了看手中的两张门票——纹身艺术展览会。 小颖虽然表面上乖巧,其实内心还是很狂野的,尤其是喜欢纹身这门艺术。 可是喜欢归喜欢,小颖却并不敢对别人说自己喜欢纹身这门艺术,在华夏,纹身向来和犯罪挂上勾,正儿八经的老百姓很少在皮肤上刺下一篇图案。 倒是欧美、日韩,这些国家的开放程度比较高,平头老百姓,甚至写字楼里的白领,也喜欢在肩膀上,或者是脖子上面纹下一副心爱的图案。 小颖也因为喜欢看一些体育比赛,见许多喜欢的球星身上都纹有纹身,于是也喜欢上了这种艺术。 不过现在她仅仅是欣赏的感觉,在自己身上纹一个还万万不敢尝试。 喜欢看,却不喜欢干。 “希望小寒哥也会喜欢这种艺术,如果他鄙视的话,那就不好办了。”小颖将门票放进了口袋里,回到了教室,准备着下午的最后一节课。 苏寒看了看表,现在才两点半,还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呢,找个地方好好消遣。 想来想去,苏寒想出了一件特别没有品味的事情——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