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欠我二十个嘴巴子 - 最强纨绔(书坊)

第四十二章 欠我二十个嘴巴子

唐韵急急忙忙的拉开卧室的门,嘴里率先埋怨着:“大师,都等你一上午了,你才来啊。” 可是当她瞧清楚的时候,发现四合院的铁栅栏门外站着的是自己的妹妹唐雅,以及一位不认识的人高马大的男人,男人的鼻子处贴着一块纱布。 “怎么是你啊?没带钥匙吗?” 唐雅抱着胸,漫不经心的说道:“哼哼,我没带钥匙,赶紧来开门!” “下次出门前记着点,要不然我是不会给你开门的。”唐韵没好气的说道。 “啧啧,让你开个们磨磨唧唧的,还是姐姐呢?心眼忒小。”唐雅数落道:“别等什么大师了,我瞧,那个家伙就是一个骗子,骗你钱的,也只有你和爸这种脑子差跟弦的人才会认为他是高人呢。” “我警告你,你说我可以,别说爸爸,不管怎么样,当女儿的都没有数落父亲的权利。” “哟,爸都不着急,你着哪门子急啊?莫非你是看我可以随意数落爸爸,而爸爸不生气,心里嫉妒吧?嫉妒也不管用啊,谁让我是老幺呢?哼。”唐雅高傲的仰着头,朝门外的人喊着:“王晨,进来吧。” 男生一脚就跨进大门了。 唐韵却挡在王晨的面前:“你谁啊?进我家里,经过我的同意了吗?” “你知道他是谁吗?王家的公子,身手可厉害了,他今天就是来盯着的,那个骗子不来还好,要是敢来,王晨打断他的肋骨。”唐雅不容分说,拉着王晨的手走了进来。 王晨对着唐韵讪笑了一声,由于鼻子上面带着一块巨大的纱布,显得有些滑稽。 这块纱布也是拜苏寒所赐。 王晨找了九个人去揍苏寒,却被苏寒一个人打倒了十个。 尤其是王晨,他的鼻子被苏寒狠狠的踩了两脚,鼻子里面的软骨粉碎性的骨折了,现在还靠着一个钢架支撑着呢,医生说至少需要两年才能康复,而且最好不要再受到什么打击了,要不然,这一辈子估计都抠不成鼻屎。 瞧着自己妹妹和王晨,唐韵说不出来的失落,自己这个妹妹仅仅比自己小了四五岁,怎么好像产生了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似的,思想上面简直不是在一条轨道上。 说句老实话,其实唐雅并不算太坏,只是她的词典里面似乎没有尊重这个词语,因此,显得用语十分恶毒,而且经常会出一些很馊的主意。 “也许是我这个姐姐没有引导好吧?”唐韵有些自责的说道,她也是个刚直的性子,妹妹喜欢和自己对着干,自己也针锋相对,也许正是这样,或许更加恶化了姐妹间的关系了。 “唉!看来要找个时间好好跟妹妹聊聊了。”唐韵一手把着铁门栓,准备将门给栓上的时候,铁门内伸进了一只手,卡住了栅栏门:“怎么?不希望我过来吗?” 门口响起了苏寒极其富有磁性的声音。 “大师!你来了?”唐雅其实也没有想到苏寒回来,她刚才被妹妹数落了一顿,也觉得苏寒是一个骗子,现在这个骗子……哦不,高人,竟然上门了,怎么不让她喜出望外呢? “唐警官,我先说明一下啊,我们江湖行脚郎中,讲究一个信则有,不信则无的道理,你如果觉得我是个骗子,我钱也还给你,立马转身离开,如果你信的话,请不要用这样的语气,搞得我真的像一个骗子似的。”苏寒也不管别人认为他是不是骗子,这么说一句话,只是为了腔调够硬,好让唐大风彻底相信自己。 毕竟接下去的治疗,还是跟双方的配合有关系的。 “信!肯定信,来来,大师,我们全家都等着你呢。” “哦?这么好?替我问候你全家。”苏寒下意识的说道,又突然感觉怪怪的,好在唐韵也有些古板,没有听出这句话的意思来。 提着挎包,苏寒和唐韵已经进入了内室。 “爸,你瞧瞧,大师过来了。”唐大风瞧了瞧苏寒,连忙将轮椅推到了苏寒的面前:“大师,你有办法治好我的腿吗?” “有什么问题呢?”苏寒打了个响指,将银行卡递给了唐韵:“这里面有五十万,我用了二十万,其余的钱一分没动。”然后转头瞧着唐大风:“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开始吧。” “可以,可以。”唐大风求而不得呢,他看了看苏寒的面具,有些迟疑的问道:“大师,你帮了我这么大的人,我都看不见您的样子,要不接下来,你脱下面具,让我好好看看你,往后,我姓唐的当牛做马,也会报答你的再造之恩的。” 苏寒摆了摆手;“不用了,我治好你的病不是为了让你记得我,而且我面相很丑陋,从小因为生过天花,满面都是麻子,也就不献丑了。” “啊?这么帅气的一个人竟然会是麻子?”唐韵瞧着苏寒的身形,修长瘦削,很有些飘逸俊朗的意思,想不到竟然是一个麻子。 突然房间里面响起了另外一种声音:“哼哼,我看不是什么麻子,应该是江湖骗子,揭下了面罩露了相怎么办?还不被全国通缉?” 唐雅和王晨出现在苏寒的面前,冷吧吧的说道。 苏寒心中有些好笑,唐雅,你还欠我二十个巴掌呢!本来我差不多忘了的,现在看见了,又想起来了。 他干笑了一声,又发现了一旁的王晨,更是忍不住哈哈大笑:“哈哈,唐警官,你们家里怎么还有个人的鼻子上面挂着一块表啊?” 故意装作不认识王晨,苏寒暗讽道。 唐韵有些不好意思:“大师,这位不是我们家里人,是小雅的朋友。” “哦!这是小雅的朋友啊。”苏寒颌了颌下巴:“怪不得打扮这么别致呢,杀马特非主流啊。” 王晨自从鼻子上面带着纱布以后,最烦有人拿自己鼻子说事,一旁大声的嚷嚷:“你妹的说谁呢?说谁鼻子上面戴表呢?” “额?我说的这么明显,你都不知道我说谁?难道你脑子里面还带了一块表?阻碍了智商的发展?”苏寒有些惊讶的说道。 别说唐韵了,就是唐雅也忍不住想笑。 王晨抄起了一旁的茶杯,准备给苏寒的头狠狠来一下的,唐大风当年也是风云人物,严肃起来也是有几分唬人的:“放下,这是我们家的贵客,小朋友?你是准备在我们家里撒野?” “不敢!”王晨捏紧了拳头,放下了茶杯:“混蛋,你给我等着,看待会我不砸烂你的脑袋,有能耐就一辈子都别离开唐家的四合院。” 说完,王晨老老实实的站在唐雅的边上。 苏寒心中冷笑,上次都不是自己的对手,现在自己的能量已经有了四十五,揍你一个二十多能量值的简直是轻而易举,不过他也挺同情王晨的,对方的鼻子就是拜自己所赐。 他暗暗下了决心,如果王晨不来惹自己,这一次说什么也不会主动动手了。 “唐叔叔,我们开始治疗吧。” “请!”唐大风指了指自己的腿,戏谑的说道:“待会你就当我的腿是你自个的,想怎么糊弄就怎么糊弄,我绝对不管。” 他还是一如既往的乐观。 苏寒简单的跟唐大风讲了一下治疗的方案:“我有一种虫子,需要钻入你的腿,你告诉我哪里有钻的感觉就可以了,然后我给你钉住,到了最后,这条虫子就会完全延伸在你的腿部神经脉络,它便会自己主动连接你的神经。” “我需要做什么。” “最好什么都不要做,哪怕再难受,也不要动,以防定位不准确。”苏寒说道。 “没问题,来吧。”唐大风拍了拍自己没有了知觉的腿:“以前也上过战场当过兵,一点小病小痛,自问还是能够支持得住的。” “好叻!唐叔叔这么自信,那我就来了。”说着苏寒打开了自己的挎包,从里面掏出了冰封的小盒子:“你们家有没有酒精灯?” “有电磁炉,行不行?” “行!只要能够划开这坚冰就好了。”苏寒招呼了一声。 电磁炉放在了桌子上面,摁开了开关,冰封的小玻璃盒子觉放在了上面加热。 坚冰在苏醒,虫子也在激活。 没过七八分钟,小玻璃盒子里的冰已经划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两三个花生大小的小冰渣子。 “可以了。”苏寒摁灭了开关,冰水化合物的温度是零,只要里面还有冰,温度就一直是零,线丝虫大概在十度激活,但在二十度的水里又会死去。 所以苏寒不敢继续加热了,手指挑去了花生样冰渣子,然后双手托住了玻璃盒子,通过自己的体温为里面的液体加热。 温度一点点的上升,盒子里面的线丝虫慵懒的游动着,缓缓的张开了自己的躯体。 “很好,差不多了。” 一旁的王晨大声的说道:“这不是蚊子的幼虫吗?骗子?你竟然拿蚊子的幼虫来治病?当我们没有学过生物吗?” “就是,我也学过。”唐雅说道:“这种红色的细虫子,肯定是蚊子的幼虫,拿这种有毒的东西来给我爸爸治腿,姐,你从哪里找来的活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