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谁让你属黄瓜呢? - 最强纨绔(书坊)

第四十章 谁让你属黄瓜呢?

苏寒连忙揭开了玻璃盖,鼎内躺着七颗亮闪闪的血煞丹,血煞丹极为漂亮,堪比宝石,甚至比起宝石更加的明艳动人。 通体朱红色,透明,外层还泛着一丝丝的冷光,很是艳丽。 妖娆的颜色,即使当做饰物来佩戴,也是非常不错的选择。 “很好,很好。”苏寒捏起了一粒血煞丹,暗自用能量压制着它。 血煞丹渐渐化成了一团雾气,红色的雾气,不如血舞那般惊心,多出了一份婀娜多姿。 雾气围绕着苏寒的身边,然后突然钻入了他周身几万个毛孔之内。 “啊!”苏寒忍不住爽叫了一番:“舒坦。” 他的体内能量在流动。 “就是这种感觉,就是这种感觉。”苏寒感觉能量的膨胀,感觉到自己身体的苏醒,这种力量充盈着身体的感觉,他已经好久都没有感受到了。 可惜血煞丹对于功力的提升很有限,在苏寒还没有爽一会的时候,便感觉能量停止了增长。 苏寒检查了一下身体里的能量,四十五。 “唉!能量到五十便可以开始筑基,差了一点点啊。”苏寒呢喃道,不过他也不失望,比起开始的能量值为五的残疾躯体,现在他已经很满足了。 至少再也不用害怕王晨那个混蛋了。 哪怕是硬拼,也不需要耗费任何的法器。 法器是有一定使用寿命的,桃木剑使用了两三次,已经产生了一丝裂痕。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能够用自身的实力就最好用自身的实力。 审视完自己的实力,苏寒将鼎内的血煞丹一一捡起,一个人在一年之内只能使用一次血煞丹,苏寒估摸着自己应该用不上了,筑基之后,血煞丹提升功力的作用将会非常微弱,甚至还比不上上好的聚气丹呢。 …… 接连两天,苏寒也没有去燕京城,每天白天都去九纹大师哪里学习纹门的纹法。 九纹发现苏寒很喜欢学习纹门里那些攻击的手法,便也将“纹龙十三针”这套完整的攻击法则交予了苏寒。 上午练习招式,下午练习如何运气于针的窍门。 两天下来,苏寒很有些心得,而九纹大师也感叹自己实在教了一位好徒弟。 九纹交以功法,苏寒自然不能吃白食,他拿出了两颗血煞丹,赠予了九纹。 “不,不,我已经筑基了,这种药物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九纹推辞道。 “九叔有所不知,这种丹药提升功力并非主要用途,还能够生死人、肉白骨,是灵丹妙药。”苏寒拱手说道。 见苏寒一番诚意,九纹只能收了下来,同时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卧室的锦盒之内。 转眼间,到了和唐大师商量好的交货时间,苏寒再次乘坐大巴车去燕京,顺便治好唐韵父亲唐大风的腿。 这一次司机明显对苏寒加深了印象,上车连车钱都不要。 “我给你钱你都不要?”苏寒有些诧异。 司机怎么敢说苏寒下手黑呢?他拐着弯的说道:“上次冲撞了兄弟,车钱就免了,当做是精神损失费。” 苏寒暗自好笑,他也不会去占一位穷人的钱,也没什么意义,他从口袋里面掏出了十二块钱,笑着说道:“你见过哪家的精神病是十二块钱治得好的?” 将钱拍在了仪表盘上,苏寒走到了大巴车的后方。 当大巴车路过燕京大学的时候,苏寒招了招手:“这里停一下。” 他好久没来学校,也不知道沈佳和涂毫两人到底咋样了,去看望看望他们也好呢。 从车子上面下来,苏寒双手插兜,能量值直线升高的作用还真是明显,至少身体更加轻盈,体力也充足得很。哪怕昨天晚上只不过睡了三个小时,也精神奕奕的。 刚刚走入校门,苏寒瞧见了不远处一个花坛边,一辆停着的宝马740里,一位公子哥搂住一位女生的脖子一顿狂啃。 偶尔还来一点耸动的动作,明显是车震,而那位女生时而高昂的上半身,还能够看见半拉奶子飘摇着,动作奔放得很。 “嘿嘿,大白天的车震?也不怕狗仔队?也不怕教务主任?”苏寒双手插兜,干笑着说道。 其实如果不是苏寒因为能量值提高,而五官更加敏锐的话,也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不是车震。 一来花坛的位置不显眼,而来车主在车子里贴了两层防爆膜,能够对外面的光线有反射作用,是车震爱好者的一件利器。 苏寒也瞧不着多大意思,正准备转身离开,突然他脑海里面浮现起了一个人——上次派了两名专业人士来砍自己手的那位公子哥,韩影的未婚妻——黄松。 “嘿嘿!这是冤家路窄啊,你落在我的手上,我叫你好看。”苏寒没有着急动手,而是继续看着车里的黄松,仔细的辨认是不是那个家伙,如果真是,他就要出手了。 当然,为了防止自己的身份暴露,苏寒用了一丝能量,将自己的面目封住,这样,路人看苏寒,总是觉得苏寒的脸上多出了一块朦朦胧胧的雾霾,怎么看都看不透。 宝马车里,黄松心情大好,虽然这两天韩影依然没有答应自己的求婚,但自己昨天下午在燕京大学里面竟然寻找到了两位适合自己口味的美女。 昨天晚上已经搞定了一个,在酒店里面,那个浪蹄子口活真是不错,嘬起来能够让人爽翻,虽然是个千人骑万人跨的交际花,但黄松不管这些。 又不是找老婆!黄松找情人就是一点,一定要技术好,技术甚至超过了是不是处的重要性。 技术好,整个人才能够爽起来不是。 今天这个也是个浪蹄子,刚进车里面,摸了摸她的私处,她就有些饥渴难耐了,那水,简直是哗哗的,将皮裙都给打湿了。 “松哥,不要这样嘛!我们之间还没有到这一步呢。” 黄松哪里管这些,直接拍出了十沓红彤彤的人民币,女了立马浪叫着喊他脱衣服。 这种时候,黄松简直是骄傲得不行,他有一家地下拳馆,很多拳手实力超群,可是收了他的支票,一样要倒下,女人也一样,收了他的钱,一样要躺下。 面前这女生似乎技术不是太好,不过调教起来也快,顿时各种姿势,让黄松一松一紧的,爽得不得了,尤其是叫起来的声音,堪比那些专业的岛国明星。 “啊……松松……啊……嗯哼。”女生的声音此起彼伏,不过她迷离的眼睛看见车窗外面的苏寒,那人正直勾勾的看着车里。 女生顿时对黄松说道:“松哥……嗯……外面……有人看我们。”她说话的声音呜咽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当交际花的有两种,第一种那方面的欲望强,第二种需要钱,而这位女生属于二合一,即需要钱,也有很强烈的欲望,哪怕是黄松那细小如针的行头,也能够让她有莫名的快感。 黄松瞧了瞧外面:“是个傻×土鳖,没瞧过车震!” “他那么瞧着,我好害怕。”趁着黄松停下来的一刻,女生连贯的说了一句。 “怕个毛线!等我们干完了,老子车后面还有一柄棒球棍,待会我爆他的菊花给你看。” “嗯。”女生亲上了黄松的胸口,搞得黄松背部发紧,连忙加快了速度,一顿猛刺。 就在黄松冲刺最后的高潮时候,苏寒动了,他已经百分之百的确定,车里面办事那货就是自己要找的黄松,绝对无错。 他开头两步还是慢步走,渐渐的加快了脚步,到了最后简直是急速。 冲到了宝马的边上,他对着车窗玻璃狠狠一拳。 砰! 加厚的车窗玻璃顿时哗啦哗啦的,碎片落了一地,一位即将筑基的高手,拳力是非常可观的。 “你麻辣隔壁的,找……。”黄松死字还没有说出来,头发就被苏寒给拽住了。 苏寒一使劲,黄松被拉了出来。 同时还有那位女生。 因为正在办事,双方由某个身体部位苟合在一起,因此被连带着拉了出来。 两名一丝不挂的人便出现在众人眼前,许许多多的学生都见到热闹,纷纷围拢了过来。 苏寒也不想殃及无辜,将女生又直接丢进了车子里面。 女生虽然是交际花,但真没有裸体面对这么多校友的勇气,蜷缩在车厢里面,尽量不让学生看见自己的酮体。 “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苏寒一记左勾拳,将黄松狠狠击飞了三四米。 黄松的下部的玩意还调皮的甩了两个圈。 “你个混蛋。”黄松也有些恼怒,冲上去要和苏寒拼命。 他手底下经营了一个地下拳场,每天也练练拳,有些身手。 当然,这些身手在一位即将筑基的高手面前,简直不能看。 苏寒反手一耳光,再次将黄松抽飞:“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因为你特么属黄瓜的,欠拍。” 因为黄松曾经执意要弄断自己一条手,苏寒早已对黄松没有怜悯之心,一出手就是重手,黄松的牙齿都掉了好几个。 散落在地上的牙齿还不是碎片,而是连着连根齿脚,是被从牙床上面完完整整打出来的。 苏寒又将黄松拉起来,一只手揪住他的衣领子,另外一只手一耳光扇过去:“让你光天化日之下车震?败坏校风。” 哐当,响亮的一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