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图腾经 - 最强纨绔(书坊)

第三十七章 图腾经

九纹运气之后,对苏寒说道:“你来摸摸针头。” 苏寒伸手,用中指和拇指肚轻轻的捻住了针头,顿时感觉一股子热量,朝身体里面涌去:“能量已经集中了。” “对了,这种手法一定要仔细的思索,才能够拿捏得当,不然始终差一点火候,我现在差不多能够将十分的能量凝聚出九分,保证一分不丧失。可惜啊,我对于修炼这种事情不太喜欢,如果能够修炼至金丹,凭借这手法,也能成为一名隐士。”九纹是纹门中人,多少也会点修炼之道,只是他修炼还是年轻时候的事了,早早便筑基成功,只是一直没有往后修炼而已。 苏寒问道:“祖师爷是什么境界?” “凝结元婴。” 噗,苏寒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了,这个世界灵气稀薄,能够到达元婴,这需要何等的机缘以及毅力。 苏寒的表情到了九纹的眼里,还以为是瞧不起纹门的修炼之道呢,他正言道:“小寒,说句实在话,纹门刚开始并不是以古手法纹身为目的,而是以打斗为目的,纹门第四代前辈是修为最高的,听说已经到了元婴的巅峰,随时都能够成为天上的神仙呢。” 苏寒再次翻了翻白眼,原来纹门的过去如此辉煌,他暗自抓住了纹针,开始往里面灌输能量。他想着,如果再往上面修炼,到达化身境界,一遇风云便化龙,重新回到以前的修真界也不是不可能的。 想不到啊,这个世界也曾经出过了如此犀利的修炼者。 说来容易,九曲十八弯是纹门的特殊手法,掌握的时候,苏寒却迟迟不得要领,不管如何控制力道,也只能保证一分能量不涣散。 “哈哈!不错不错,你第一天练习就能够做到这样实在是不容易。”九纹现在怎么看苏寒,怎么顺眼,甚至有点像老岳父瞧女婿似的,越看越舒坦。 苏寒再次练习了好几次,依旧不能操练纯熟:“唉!这种手法果然不是一日之功,还需要慢慢苦练。” “是啊,如果祖师爷的东西你小子一天就领悟了,那么祖师爷的手法也就不值钱了。” 嘿嘿,苏寒笑着:“呀,我们都聊了这么久了,都忘了蔓子了。” 可不是,三个人进房间,就他们两个人聊得出神,却冷落一起过来的妹子。 苏寒转头瞧了瞧,在角落里面看见蔓华正瞧着一副图案出神。 但这一瞧不打紧啊,差点胆都吓破了,蔓华的前方一团血雾,慢腾腾的往图案里面送。 而蔓华整个人的身体都已经漂浮起来了,如果再迟一点点,究竟会出现什么情况,是没有谁能够保证得了的。 “蔓华。”苏寒吃惊的冲了过去,一手对着血雾拍了拍。 岂料手掌刚刚接触到蔓华身前的血雾,苏寒的手便如火烧了一般,手指上面全是豆大的水泡,无形中多出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苏寒彻底推开,甩了个大跟头。 “九叔,这是什么情况?” 九纹拍着脑门,也是急得团团转:“哎呀,我忘了祖训了,这幅图案一直传下来,有个规矩,凡是处女不能站在他面前。” “啊?你咋不提醒蔓华一下呢?” “呸!我以为她不是处女呢,没想到啊,你小子看起来很开放,怎么这么保守,不会是信了基督教,反对婚前行房事吧?” 苏寒都快哭了,蔓华似乎马上被吸成木乃伊了,您老还开玩笑?心真大啊。 九纹安慰苏寒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去求求祖师爷。” 说完,九纹缓缓的走向了那副图案,跪在了图案的面前。 苏寒想要瞧瞧那副图到底是什么纹身,可是表面朦胧得很,根本看不清到底画了些什么东西。 “这幅图案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神秘。” 在九纹跪倒的一刻,突然间那团血雾往里面收了收,牵扯着蔓华要上升了一寸,往前牵扯了两寸,似乎真的要将蔓华吞下。 “祖师在上,此乃纹门传人的女人,因为误打误撞,来了祖师纹身的面前,切莫怪罪。”九纹虔诚的说着,同时头在地板上面磕了磕。 可是蔓华的血液依然源源不断的融入了图案之中,根本没有任何的停止,要说有变化,似乎快上了几分。 这次九纹也真的有些吓到了。以前见过图案的女人只有自己的老婆,可是她见到的时候早就不是处女了,所以没有触犯禁忌,这么多年,他都有些忘了这茬了,要不然,蔓华进来之前,他肯定会问问:“你有没有行过房事?” “完了,完了,莫非真的要吞掉这位姑娘吗?”九纹的额头上全是冷汗,如果蔓华真的死在这里,别的不说,苏寒肯定是不会跟自己学艺的。 如果他不跟自己学艺,自己又去哪里寻找如此出色的天赋徒弟呢?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九纹站了起来:“祖师,要吸血食,就吸我的,弟子甘愿受罚。”说着他卷起了袖子,纹针扎在了手心。 说来也怪,一般情况下,被纹针扎住了,也不过是冒出一小小的血滴,而这一次被扎后,鲜血汇成了一股筷子粗细的血柱,弯弯曲曲的涌进了图案里面。 还好,图案胃口似乎不是太好,两三秒后,一切恢复正常,九纹瘫倒在地上,同时蔓华也恢复了正常状态,指着图案说道:“汉子,过来看看,这图案可真漂亮啊,咦,九纹大师,你怎么躺在这里。” 苏寒连忙走到蔓华的边上,拍了拍蔓华的肩膀:“妹子,你心真大?赶紧闪开,这幅图案有诡异。” “有诡异?哪里有诡异了?”蔓华对着图案到处拍着,没有发现什么地方不对劲。 竟然也没反应了?苏寒瞧着这份场景,也没管蔓华,而是将九纹扶了起来:“九叔,没事吧?” “没有,就是抽走了我一点点血而已。” 苏寒对蔓华说:“还看,你瞧瞧,你瞧瞧,九叔为了你,被吸走了不少血,还有我的手,你看看,全是燎泡。”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手中起了七八个蚕豆大小的水泡。 蔓华这才相信刚才确实有古怪了。 九纹摆了摆手:“不妨事,姑娘,你在图案里面看见了什么?” “这幅图案真的好有意思。”蔓华神经有些粗,兴高采烈的,突然想起来旁边两人都受伤了,才按下了情绪,缓缓说道:“我远看是一只鸟。” “对!那是祖师爷的纹身,不死鸟。”九纹说道。不死鸟就是凤凰,传说凤凰是不死的,每次当生命无多的时候,便会幻化成一团火焰,火焰燃尽后,会再次孵化出一只幼小的凤凰,这就是传说中的凤凰涅槃。 “对啊!凤凰,凤凰,那头凤凰刻得好漂亮,我就被吸引过来了,可是走进这幅图案之后,里面画的就不一样了,有高山,有河水,有鸟、有兽,还有各种各样我没有见过的动物,后来动物都没有了,就出现了地狱,还有神。” 似乎图案里面包含的内容太大了,蔓华讲了半天也没有讲完。 但九纹的脸色越来越激动:“真的有这种东西,真的有这种东西。” “什么东西啊?九叔。” “图腾经,图腾经。”九纹脸上的褶子都开始颤抖着。 “图腾经是什么?我只听说过土豪金。”蔓华很认真的说道。 苏寒忍俊不禁,白了蔓华一眼:“你晚上多读读书就好了,这种话都说得出口,真没内涵。” 蔓华吐了吐舌头。 九纹拍了拍苏寒的肩膀说道:“你知道为什么第四代祖师的境界最为高远吗?” “为什么?” “因为他领悟了一种图腾经。” 曾经苏寒为九转散仙的时候,只要最后一转成功,也是化神境界,自然明白为什么有些人能化神,有些灰飞烟灭,就好像自己,因为没有刻画出自己的精神烙印。 而纹门的第四代祖师明显是将炼化了精神烙印,这部精神烙印便是图腾经。 “图腾经有什么说道吗?”苏寒隐约知道答案。 “如果能够得到图腾经,照着上面的方式修炼,就有机会成为第四代祖师那般惊采绝艳的人物。”九纹说道:“我们纹门里面都在传说这种东西,包括我师弟,每次见了我的面,都对图腾经念念不忘,可惜,多少年的事情,都没参破,我又怎么参破呢?原来,第四代祖师的图腾经藏在第一代祖师的刺青画像里面。” “怪不得啊。”九纹这一次忘记了禁忌,竟然为纹门找寻到了失去了很久的东西。 苏寒也瞧着那副恢复平静的不死鸟,也没搞清楚这种东西怎么回事精神烙印呢?而且是化神期的人物留下来的精神烙印。 “你把它拿回去,好好参详,另外咱们三个,图腾经的事情一点点都不能说,要不然,匹夫无罪,怀璧有罪啊。”说着九纹就将图腾经给卷了起来,递给苏寒。 苏寒坚持不要:“九叔,这是你的东西,你应该自己参详,我拿着算怎么回事啊。” “唉!我时间无多,就算全部用来参详,也不一定能够参详什么,你来日方长,未来的路还很远,你应该比九叔飞得更高。”九纹握住了苏寒的手:“我只有两件事情希望你能够答应。” “九叔,你说。” “将纹门发扬光大,另外我有几位师兄弟,其中有一位,出手狠毒,做的坏事太多,可是我们从小一起学艺,感情很深厚,如果以后你碰上了他,不管如何,不要害了他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