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老天有眼 - 最强纨绔(书坊)

第三十六章 老天有眼

到了九纹的家中,家里金碧辉煌,装修可谓豪华,偏偏有一点,这些装修一看便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装潢,有些老气。 而九纹工作的地点——房子最里面的一间四五十平方米的房间,墙壁四周都是各种各样的花纹,应该是九纹做了多少年纹身师傅才积累下来的这些图案。 九纹说道:“这些图案,是我师傅和我一辈子纹上去的图案,苏寒啊,你仔细看看吧。” “唉?你怎么知道我叫苏寒?”苏寒清楚的记得一路上根本没有告诉九纹大师自己的名讳。 九纹大师笑了笑,脸上的褶子都合在一起,成了一朵小花:“你的父亲是苏军,我们以前是很好的朋友,他肩膀上面的‘勉’字,还是出自我的手笔哩。” “哦!你就是我爸爸曾经跟我谈起的那位纹身师傅啊。” “哈哈,应该是吧。”九纹很健谈,可是每次说话,都用很简短的句子。 蔓华被纹身图案吸引了过去,苏寒则和九纹两人谈着。 “九纹大师,我父亲还跟我讲过你的事情呢,说你纹关二爷,不超过一掌之数,对吧。” “对!” 苏寒又不理解了:“既然你知道,为何在自己徒弟身上纹关二爷呢?” 九纹大师听了这话,本来便浑浊的眼睛更加浑浊,一点生气的光泽都看不上:“这可说来话长啊。我刚刚学习纹身的时候,很光辉,在香港一代,谁都认识我九纹,甚至和连胜的大哥、堂主都在我这里纹的纹身。” “不过好景不长,十来年后,人们更加喜欢纹些西洋的东西,比如说蝴蝶、圣经、洋文、三叶草图案等等,华夏古老纹身越来越不吃香,我们这一行已经快延续不下去了。” “纹身都差不多吧,不就改个风格吗?” “改了风格还叫华夏的古法纹身吗?”九纹的声音有些激动:“在我的心里古法纹身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纹身,才是我的魂,才是我的精魄,如果改了风格,我就死了,比真正死亡还要更加可怕的死亡。” 苏寒顿时对九纹大师肃然起敬,这是一位为自己信仰而活着的人:“大师,您接着说。” “到了现在,我感觉命不久矣,打算寻找能够继承衣钵的人,可是找来找去,根本找不到,有些想学纹身的年轻小伙子看不中我的这些土玩意,他们更加愿意去城里面,找一些台湾或者是美国的大师学习纹身,认为学那种才能够赚到钱。” “好不容易,小白、三儿、癞子他们愿意找我学习纹身,可是小白有个条件,需要我为他纹一关二爷的像,癞子则让我为他纹上两条五爪金龙,这些都犯忌啊,但我收徒心切,只能用能量纹入画像之中,化解一些厄难。” 苏寒点了点头:“怪不得我收拾他们两个人的时候,他们的纹身会通灵呢,不过将能量纹入身体之中,这也是一挺高明的手法,至少我做不到。对了,您三位徒弟呢?” “其中癞子和小白死了,三儿怎么都不愿意再学纹身了。”九纹大师有些茫然的说道。 苏寒惊讶极了:“这才一下午的时间,怎么就死了呢?” 九纹大师的眼睛划过两丝热泪。 经过苏寒的旁敲侧击,才明白了两人死去的真相。 原来癞子和小白因为有通灵纹身护着,所以没有遭受什么厄难,可是今天早上,那两股灵气已经用于对抗苏寒了,没有了能量灵气的压制,关二爷像和五爪金龙像这么多年积攒的厄运反噬,两人暴毙身亡。 尤其是小白,躺在床上,浑身抽搐,两只手不停的对着上方抓着,嘴里嚷嚷:“关二爷,饶命,饶命,别杀我,别杀我。” 一会儿小白的神色一边,眉间高傲,声音如洪钟大吕一般:“无名小辈,安敢犯我关云长,斩!” 说完这句话,小白就再也没有了声息,死去了。 三儿见好友这般景象,哪里还敢学纹身了?卷着铺盖就去了燕京城里打工。 苏寒想不到一下午竟然有如此噩耗,顿时有些内疚,拍了拍九纹大师的手背:“大师,实在不好意思,害得你两个徒弟都死了。” “没什么。”九纹大师轻轻的摇了摇头:“这几个徒弟天赋不行,学得也不用心,很难继承我的衣钵。”他突然眼睛一亮:“要不你试试?” “我?”苏寒其实很想学习这种纹身手艺,可是突然要拜一位师父,心中有道坎实在是过不去,他以前在修真界有一位师父:“不行吧,我以前有位师父,如果再拜师父,心里过意不去啊。” “哎呀!师父什么的都是虚名,只要你愿意,我便尽皆传授,只希望你能够继承我的手法,不要让他失传即可。”九纹不是开明的人,可是这么多年的磨难让他不得不开明。 “那我就试试吧。” 九纹大师说着递过了一根纹针。 现在的纹身店用的都是一次性的针头,然后将针头插在机器里面,一针一针的给人纹着,如此可以省下很多的气力,也没那么繁杂,许多的针法不用再考究,只需要有绘画功底即可。 而华夏的古法纹身却不一样了,必须使用纹针,而且手法颇具讲究,扎、刺、勾、悬纹、回纹、冰纹等等,不一而足,一名成熟的古法纹身师,手中的针就是武器。 传闻,最厉害的纹身师,能够闭上眼睛,只靠着手感以及独特的针法,分毫不差的在人身上刺出一只栩栩如生的吊楣老虎。 “小寒,我考考你用针的天赋如何,如果可以,我再交你如何运用手法,将身体里的能量灌入纹针之中,刻出通灵纹身。” “行。”苏寒很想学习通灵纹身的刺法,以后也多一保命的伎俩。 九纹大师站了起来,对着面前,伸直了手臂,凭空刺了三针,然后对苏寒说:“小寒,刚才的三个点,你如果能够用针刺在三个点周围一寸之内,便是天赋合格,绝对能够传承我的衣钵。” 实际上,九纹大师对于苏寒加强了要求,以前癞子、小白他们,九纹的要求是三寸之内。 三寸之内是庸才,两寸之内算是一般般,一寸之内,便是天赋良好,如果半寸之内的话,这用针的手法当得上天赋异禀了,毕竟只是看着对方刺了三针,人在角度或者是空间有差距的时候,视觉会有一定的偏差。 苏寒倒是不害怕,他修炼技击的有过这方面的训练,以前他师父说过,他对于针上是有一份独特的天分,尤其是认穴之准,出手之稳,很难见得到。 “那我开始了。”苏寒站到了九纹大师的面前。 九纹的嘴唇有些颤抖,他瞧着苏寒拿针的架势,便有些端正,心中希望苏寒能够刺道半寸之内,这样也算是老天有眼,让他在英雄暮年找到了一位天赋异禀的少年。 苏寒闭上了眼睛,又突然睁开,刷刷刷,连刺三针,他的出手手法有些怪异,一针刺出后,也不全缩回手,而是缩回了一寸,针走偏锋后,直接扎向第二个点。 三针完成,他花的时间比起九纹要短了不少,更加难能可贵的是,每一针都恰巧的扎在了准确的点上,旁人看不出来,九纹却看得清晰地很。 苏寒瞧向九纹:“大师,我扎完了?” 九纹没有着急答话,眼中却包含着热泪,两行老泪,在他日渐枯萎的脸上****着。 “大师?是我让你失望了吗?”苏寒顿时有些紧张,莫非九纹说是考验准度,其实是在考验点别的,然后瞧自己没有天分,失望得老泪****? “不,不,不!”九纹用手绢擦去眼角泪花:“我是在想老天真的开眼,真的开眼了,你的手稳,针稳,而且还快,这真是太理想的传人了,我们纹门很少有这样的,想起来,也就传说中的那位祖师才有这样的天分吧。” 说得激动,九纹朝着房门刚刚进来的地方——旁边立着祖师牌位,他跪在了地上:“祖师爷,纹门没有断送在我的手上,天可怜见,送来了一位绝顶天分的好徒弟啊。” 九纹说得有些激动,倒是让苏寒也感动不少,他蹲在九纹的身边说道:“九纹大师,虽然我不能喊你一声师父,可以后你就是我的叔,我喊你九叔吧。” “好……孩子。”九纹的声音有些哽咽:“你九叔一定将一身所学都传授给你。” “谢谢。”苏寒说出了沉重的两个字,以后如果自己的手法但凡有人问起,他一定会说是传自纹门的手法。 歇了许久,九纹稳定了情绪,才朝着苏寒招了招手:“小寒,我来教你第二手入门,将能量运用在针尖之上。”说完,他双手捏起了纹针,纹针和银针差不多长短,十厘米左右,但针头却比银针坚韧,采用合金钢打造,晃动起来,并非银针那般风雨飘摇,而是稳如泰山。 九纹一边运气,一边说:“如果想要将能量运用于针里,一定要注意运气的手法,九曲十八弯,不能直直的作用于一条线,不然能量会有所涣散。” “是。”苏寒一旁瞧着,暗自佩服这个世界的大能,纹门的祖师能够想出这么一个点子,让能量不涣散,同时凝聚在人身体的一副图案之上,当得起“不世奇才”这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