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不差钱 - 最强纨绔(书坊)

第三十四章 不差钱

“哈哈!得了,我也不吊着老哥的胃口了。”苏寒也不喜欢说话留半句,索性全盘托出:“这副药方,采用的药全部是外阳里阴,表面上阳刚得很!其实还是有不少的阴劲,要想化解掉过于阳刚的性子,很简单,用纯外阴的药引化解掉过剩的阳刚,剩下的便是阴阳相济的药材了,对吧?” “咦?很有见地,很有见地,我怎么没想到呢?”唐大师岂止没有想到,他根本没有悟透这药材里面杂含着阴劲,自然想不通该用什么样的药引了。 沉吟着喝了一杯酒,唐大师又犯难了:“世间药物,莫不是阴阳交合,要么是阴盛阳衰,要么是阳盛阴衰,我是真没有想出来,到底什么才是纯外阴的药物啊。” 苏寒笑了笑:“大师,莫要被框框阻隔了想象力,谁规定药引必须是药材呢?” “那是?” “阴煞之气。”苏寒打了个响指说道。 唐大师顿时脑门被锤子狠狠击打了似的,对方的答案让他醍醐灌顶,他连忙站起了身,将酒杯举得高高的,鞠了一躬:“老弟真高人,厉害,太厉害了,这杯酒,老哥敬你。” 说着唐大师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他平常也不是谦和的性子,甚至还带着一丝冷傲,毕竟他家学渊源极深,从小耳濡目染,见过高人许多,即使他去找一些厉害人物讨教药方的时候,只不过是敬佩而已。 要像今天这样佩服得五体投地,真的是第一次。 苏寒不仅教会了他这个方子,同时告诉他,原来古方之中,还需要用丰富的想象力去构思,这简直就不是一个境界的人了。 “老哥,你可别这样,搞得我像外人了,对了,你用这些药材放在坟地里,让积累得很深厚的阴煞之气浸泡,四五年后应该就能够拿出来使用了。”苏寒清楚唐大师可逼不出他这样的血煞之气,还不如老老实实用的日积月累的阴煞之气来浸泡呢。 唐大师忙不迭的点头:“多谢老弟提醒,对了,开头我说了,如果你能够帮我参透古方,我就答应你一个条件,现在我心满意足,你要啥条件,尽管开。” “嘿嘿,我条件倒不难,你将这古方上面的药给我来上十份,我回家也自己研究研究。”苏寒说道。 唐大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叫条件不难吗?这简直是没有条件。 古方上面的药材都稀松平常,随处可见,想卖个大价钱都不可能,而苏寒仅仅是需要这些药材? “老弟,你别不好意思,提点条件高的,老哥这些年积累还是有的,稍微满足你一下,破不了产。” 苏寒有些哭笑不得:“现在我就需要那些药材,没有别的要求了,你总不能让我强行要你的地契吧?我要了也没用啊。” “老弟仁义。”唐大师二话不说,去了后屋,专心给苏寒准备他要的药材。本来这一些事情只需要学徒工去办,但出于对苏寒的敬重,他还是决定亲力亲为。 顿时药材店大厅里面就只剩下苏寒独自饮着。 “苏寒。”唐大师前脚刚走,唐雅和甄寒雪后脚就走进来了。 甄寒雪看了看桌子上的残羹冷炙,有些不开心的说道:“这就是你为我们两个人准备的饭菜?太不讲究了吧?客人还没动,你竟然开吃了。” 唐雅在一旁也有些义愤填殷,要不是今天的事情真的需要苏寒帮忙,她又准备毒舌了。 苏寒有些莫名其妙了:“什么时候说过请你们吃饭了?找我啥事?快点说吧?” 听这话里的意思,甄寒雪的心情十分不好,难道说真的不是苏寒自我感觉良好,而是自己的自我感觉太良好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接下来的事情怎么好说出口呢? 唐雅在走到苏寒面前说道:“雪姐姐打算嫁给你。” 嗯?苏寒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前两天,这个甄寒雪不还在自己面前摆明了要和自己老死不相往来吗?怎么今天突然说要嫁给自己?这事情也太突变了吧? 唐雅瞧着苏寒呆滞的模样,还真以为对方喜不自禁,思维都不流畅了呢。 “是不是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唐雅洋洋得意的说道:“不过你也别害怕,不要觉得自己太穷或者太没有本事,配不上雪姐姐,你还是有很多的优……。” “慢着。”苏寒打断了唐雅的对话,摇了摇手指头说道:“我不答应,你爱嫁给谁,就嫁给谁,反正千万别嫁给我,不需要。” 唐雅正要手舞足蹈的,希望找回苏寒的自信呢,结果被这句话彻底的怔住了。 甄寒雪的脸色极为难看,多少公子哥想往自己的身上靠,结果到了苏寒这里,倒贴还被拒绝了,这怎么能够让她下得了台。 “小雅,我们走,天鹅看上了癞蛤蟆,癞蛤蟆还不愿意,真以为自己是青蛙王子了呢?” “等等,我要把话说清楚。”唐雅对甄寒雪说完,又将头扭了回来,说道:“苏寒,你真是长本事了?我们雪姐姐漂亮可人,看上了你,是你祖辈八辈子修来的福气,现在倒好,你竟然还拒绝?” “把话收回去,我们就当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唐雅半威胁半认真的说道。 苏寒站起了身,端着酒杯,冷笑道:“哼哼,全京城人都希望和你甄寒雪结合,那是别人的事情,但我是根本没有这个心思,任凭你如天仙一般,到了我这里,你的特权全部消失,因为,我不喜欢你。” 噗!别说正主甄寒雪怒火中烧,就连唐雅也有些觉得苏寒不识好歹。 甄寒雪再次拉着唐雅要走:“我就不信了,整个燕京城找不到一个公子哥娶我,非要找这头认不清自己的癞蛤蟆。” “别,别,雪姐姐,我们还有别的招,相信我。”唐雅小声的对甄寒雪说道。 甄寒雪瞧着又在抿酒的苏寒,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我可不喜欢这装腔作势的家伙,要是和这个人结婚,我还不如一头磕死在床头柜呢。” “别呀,目前不是没办法了嘛?你瞧我的。”唐雅安抚完甄寒雪,继续对苏寒说道:“姓苏的,雪姐姐和你结婚是假结婚,结婚之后,你不得对雪姐姐有一丝一毫的冒犯。” 苏寒觉得好笑:“和我真结婚我都不结,何况是假结婚?更加不结了,你们出去找找吧,去郊区找找,那些菜农肯定答应,没准人家还觉得高攀了呢。” “呸!我实话告诉你,如果你答应了,我会给你一笔天文数字的钱,你干一辈子的活,也就赚这么一些钱。” “多少?”苏寒仰头将杯中的酒全部咽了下去。 “五十万!” 噗!如果不是那杯陈年老酒已经完全下了肚,苏寒难保不将这杯酒喷出来,五十万还在这里咋咋呼呼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给我五个亿呢。 “你们还是哪来的,回哪儿去,五十万就想收买我?你们太瞧不起人了。”苏寒摇了摇头。 唐雅伸出了五根细长的手指:“五十万啊,不是五百块钱,你爸在工地里得搬多少块砖头,才能够弄到五十万?” 苏寒这才知道自己的父亲苏军竟然去了工地打工,看来真的要帮他一下了,他对这位父亲和那爱得深沉的母亲还是颇有好感的。 “哈哈!”里屋想起了爽朗的笑声,唐大师从里面出来,递给了苏寒一个包裹,然后对唐雅和甄寒雪说道:“如果苏老弟愿意跟着我干一年,我愿意出一百万,五十万,实在是太少了。” “你又是谁?帮着苏寒装腔作势的。”唐雅和唐大师虽然都姓唐,可是不对眼,上来就不对付。 唐大师笑了笑:“小姑娘,你还是好好读书吧,苏老弟一身的本事,需要装穷作势吗?老实跟你说,他在我们店里买药材,就花了四十多万了。还在乎你们那点点钱?” “买药材就花了五十万?放屁,什么药材这么贵?”今天甄寒雪连连受到了打击,心中十分不爽,一不小心,连粗口都爆出来了。 唐大师见面前两位女孩不信,唤过来学徒工:“去,把账单拿过来。” “是。” 不一会,厚厚的账簿拿了过来。 唐雅和甄寒雪再没有学识,也清楚这本东西作不得假,如果唐大师打算骗他们,根本没有必要拿出这么厚的账簿。 “你们瞧瞧啊!三天之前,苏老弟就在我们这里订了一批药材,总价是二十多万,你们再瞧瞧,第一次他在我们这里消费,就差不多有一万五了。今天他又给我弄了一批二十万的生意,加在一起,四十多万还是有的。” 甄寒雪和唐雅顿时有些喘不过气来,看来真的是低估了苏寒,明显他不差钱啊,谁日子过不下去的,会花大几十万来买药材的呢? 顿时甄寒雪无言以对,唐雅也有气无力的说道:“苏寒,想不到啊,你现在还有点小钱,不过雪姐姐的长相可真是燕京城里面难见的,如果她做你的媳妇,不管去什么地方还倍有面子。” “倍有面子?还倍有麻烦呢。”苏寒算是清楚了,这两人肯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才来找自己,要不然,以这两位高傲的性格,是怎么也不会来找自己这位一文不名的。 一旦答应了,无穷的麻烦要往自己身上涌,还是少沾惹为妙。

上一篇   第三十三章 自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