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家中被撬 - 最强纨绔(书坊)

第二十八章 家中被撬

“哼哼,唐雅是吧,你的脸就准备抽烂吧。”苏寒站起身,点着了刚才唐大风给的烟卷,缓缓的吸上了一口:“唐警官,先告辞了。” 唐韵有些没反应过来,是苏寒不打算接着治疗了吗? 她连忙说道:“大师,唐雅是小姑娘,不懂事,冒犯了你的地方,千万不要介意,我在这里给你赔礼了。” “哈哈,没有的事,你还是很懂规矩,你妹妹嘴巴真是太臭了,你不需要给她赔礼,我只会记怪她一个人的。” “啊?那大师为什么离开,你可是我父亲腿的唯一希望啊。” “切?骗子也谈什么希望?不过是找个借口离开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唐雅还在叨叨个不休。 唐韵大声嚷道:“你给我闭嘴。” 苏寒笑了笑,拉开了房门:“唐警官,你想多了,只是你父亲的腿出乎我的意料,我需要去购买药材,五天之后,我再过来治疗,只是买药材的钱,我肯定是出不起的。”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大师愿意再来,购买药材的钱,我们全部负责。”唐韵连忙递过去一张卡:“这是我的工资卡,里面零零碎碎的有十五万。” “那就没问题了,等着我五天之后再来,另外,买药如果还有剩余的钱,我是一分都不会多动你的。”苏寒接过卡,大步流星的离开了唐家的四合院。 家里面,唐雅闹翻天了:“唐韵,你丫当警察这两年,脑子越来越傻缺了,刚才明明是骗钱的。” “你给我闭嘴吧。”唐韵白了唐雅一眼后,转身回了卧室,重重的将门给叩上了。 嘣! 唐雅有些委屈,扑在父亲的腿上,说道:“爸,你看,唐韵还凶我,你也不管管。” “哎呀,那位大师确实是高人,刚才露了一手,医学素养极高。”唐大风说出了实情。 但这事情落在了唐雅的耳朵里面,更加像是在讽刺。她也委屈的跑回了房间里面:“家里一大一小,像是被人灌了迷魂药一样,简直是两个傻缺,哼。” 唐大风苦笑着摇了摇头,大女儿唐韵懂事很多,可小女儿太过于自私了,也太过于妄自尊大,论智商的话,也许唐韵比唐雅高上不少啊。 …… 走在回家的路上,苏寒觉得今晚的月亮比十五的还圆,皓洁纯净:“哈哈,不错,不错,檀子就要到手,等五天后那批药材一到,我就能够开始炼制了,事情好像都步入了正轨。” 踢了一脚路边的石块,苏寒愤愤的说道:“还有苏家,我迟早要找你的麻烦的,算是为这具肉身的前主人报一次大仇。” 接着残月不高的亮度,苏寒走进了自己的公寓楼。 咚咚咚,走到了门口,他从口袋里面掏出了钥匙,正要插入锁孔的时候,他停住了。 咦? 苏寒明明显显的看见了锁芯上有一道划痕,划痕的颜色很新,而且极其细微,如一根发丝一样,这又明显不是钥匙划出来的。 他的第一反应是,家里被人撬了。 “有人偷我的家?”苏寒食指按着太阳穴,没有着急进去,而是缓缓的走到了一旁的窗口。 这窗口是他们家的盥洗室窗口。 由于这个地方环境太破,年久失修,盥洗室窗口的圆锁坏了,只能关上,却不能够上锁。 也就是能够从外面打开。 面对这种情况,苏寒曾经决定去找个人过来修理一下,不过他转念一想,自己如果洗澡的时候被人偷窥,那不管怎么样,损失也不是自己的,没准,开窗户的还是一名绝世美女呢!那样,自己赚大发了。 所以他这些天都没有更换窗户。 现在还真派上用场了。 苏寒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把裁纸刀,轻轻的插入了窗户的缝隙,稍稍一扳,多出了一丝空隙,刚好能够看清楚里面的情况,如果再扳一点,滑槽里面尽是灰尘的窗户,说不好要吱吱叫了。 他的脸贴了上去,打量着盥洗室的情况。 其实说是盥洗室,同时也是卫生间。 卫生间的地板有几个脚印,明显有人进来过,对于生活要求极高的苏寒,可以容忍贫穷的环境,却绝对不能容忍肮脏的环境,每天他离开家之前,都会将房间里面好好的打扫一遍。 “哼哼,偷到我的头上来了?”苏寒目光有些冷冽,突然他发现了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 那就是灶台。 盥洗室的门开着,刚好能够看到灶台。 灶台的外劈铺了一层瓷砖,接着月光的反射,灶台上有个模糊的人影,手中提着一柄黑乎乎的物事。 明显是凶器。 “还没走?还打算弄死我吗?”苏寒心中计较着,不对,肯定不是为了偷窃的,家里面就有一个鼎,这玩意也不算太贵,除了这些,可谓是家徒四壁,最值钱的就剩下两个煤气罐了。 如果是为财来谋害自己,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只有一种可能性,这些人是受人指使过来找自己麻烦的。 可要说这两天得罪的人,除了王晨以外,也没有别的人了。 到底是谁呢? “管你是谁,我还怕了你不成。”苏寒幸亏没有直接进门,要不然暗中被高手制服的话,一点胜算都没有,他祭起了小桃木剑,挥了挥手,小桃木剑就停留在门框上面。 一切准备就绪后,苏寒才安然的打开了房门。 刚进房间,小桃木剑顺着门底滑溜了进来,苏寒关上门之际,他的脖子上面多出了两柄冷飕飕的物事。 “哈哈,等了你整整一天了,你终于来了,小二,去把灯打开,咱们开始干活了。” 啪嗒! 房间里面的灯亮了。 苏寒仔细瞧了瞧两人。 用一柄开山刀架上自己脖子的家伙,留个瓦盖头,裸露的手臂上纹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龙,脸上的毛发旺盛,络腮胡子、粗壮的眉毛差点遮住了半张脸。 而另外那叫小二的家伙,十七八岁的模样,脸皮倒是干净,只是脸色异常的凶狠,和那些械斗的街头少年一模一样的表情,似乎天生到了这个世界,就有好多人欠他们的一样。 “兄弟,我这个人很平和,往常很少结交仇家,你们应该是为财吧?家里有什么看上的,尽管拿。”苏寒装作一副十分惊恐的样子,说道。 小二恶狠狠的骂道:“看你大爷,你们家什么破玩意都没有,拿个屁。”他掀了掀自己的衣袖,露出了一块劳力士的手表:“瞧瞧这个,一块八万块,足够买下你个狗日的一条命了。” 苏寒心中不禁好笑,果然是小孩子心性,打家劫舍还不忘了炫富,不炫富能死吗? “小二,别显摆了,干活。”说着,瓦盖头狠狠的将苏寒推倒在地上,将他的手拍在了桌子上面:“开始录像。” “是!”小二拿出土豪金的手机,用一本书挡着,镜头刚刚好,能够将苏寒整个人都录下来,同时拿起了旁边的开山刀。 瓦盖头冷飕飕的说道:“兄弟,你也别怪我们,我们也是为了混口饭吃。” “是吗?你们不管怎么样,也要让我知道一点什么吧?要不然死得岂不是太憋屈了?” “哈哈!你倒是不赖啊,临到头还想到了这一出。”瓦盖头大声的笑着,示意小二不要着急动手:“兄弟,你想多了,我们不要你的命,而是要你一条手,有人跟我们说好了,二十万买你一只手,忍忍啊,小二下手快,绝对不会让你疼死的。” 小二听瓦盖头说完,狠狠的一刀,对准了苏寒的手劈了下去。 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活了,往往一刀下去,对方的手腕一丝皮肉都连不上,整个手掌就掉下来了。 可是这一次起了怪了,一刀劈在了苏寒的手腕上石,出了一声金石之音,继而两人同时倒在地上,纷纷捂着自己的脚后跟痛号不已。 “别大喊大叫的,惊着了我的邻居多不好?”苏寒砰砰两脚,脚尖踢中了两人的喉头哑穴。 顿时两人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惊恐的看着苏寒。 一个住着出租屋的家伙,竟然是如此犀利的高手? 苏寒再次点了几脚,将两人彻底封死了穴位,扶着手中的桃木剑:“好家伙,要不是这柄法器,还被你们两个怂包砍了一只手。” 原来在小二下手的时候,桃木剑帮助苏寒挡了一刀,同时斩断了两人的脚筋。 “哇哇,哦哦。”小二不停的说着什么,可是到了喉头,就变成了一声声嘶哑的语言,谁也听不懂。 倒是瓦盖头比较冷静,没有废话什么。 苏寒蹲下了身子,手指在瓦盖头的喉头点了一下:“好了,你可以说话了。” 瓦盖头冷静的说道:“兄弟,我们折在你手上了,别的不多说,你放我们一马,以后我们一定帮你一次。” “我要你帮我干什么?砍人?就你们这手段?” “那你想要什么?” “谁指使你们的?” 瓦盖头低下了头,没有说话,出卖雇主是行业的大忌,不说雇主会找人追杀,就算是同行,也会毫不手下留情,什么时候,败坏了规矩的人总是更加容易死一些的。 苏寒微笑着再次点中了瓦盖头的哑穴:“你现在不说没关系,我去洗个澡,然后咱们再好好谈谈。” 九劫散仙的家也敢偷袭,今天你们两个就好好尝尝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