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打个赌吗? - 最强纨绔(书坊)

第二十七章 打个赌吗?

韩山鹰心中大惊,想不到岳父竟然如此看中苏寒,云家供奉?要知道云家的供奉,哪一个不是高手?多少人为了供奉的位置挤破了头,而苏寒竟然已经被云卜引定下来了。 “如果我能够找到那位高人,一定带过来见见岳父。” 云卜引挥了挥手:“嗯,不管是什么年代,人才才是最重要的,钱、权力、美女,我都可以满足、只要他有本事,你也累了,去吧。” “是。” …… 唐韵的家里住在四合院。 很老的四合院,一共有八间堂屋,算四合院里面很有派头的。 现在四合院是不能买卖,要不然这套房子,卖个两千万,有的是人打破脑袋来买。 可见她们的祖上,那也曾经阔过。 唐韵虽然工资很低,可是家里有些产业,没事去收收账,每个月也有六位数的收入。 打开了门,唐韵就看到父亲趴倒在地上,挣扎着要上轮椅。 “爸爸,你怎么了?”唐韵快速冲了进去,重新将父亲给扶上了轮椅。 唐大风憨笑着说道:“我真没用,想去开电视,结果磕在了电视柜上,轮椅倒了,我也倒了,扶起了轮椅,自己却爬不起来。” 唐韵有些愠怒:“今天张妈回家奔丧,我不是让唐雅来照顾你吗?那个臭丫头呢?” “哎呀,年轻人总是贪玩的嘛!倒是我,一大把年纪了,还给你们这些后辈添麻烦,我有时候都想一死了之啊。”唐大风自嘲道。 唐韵眼圈一红,脑袋埋在唐大风的腿上:“爸,你说这个干什么?不管你咋样,你都是我爸,我照顾你一辈子都可以。” 此时的场景很感人,苏寒承认,但是他却有些尴尬,咳嗽了两声:“咳、咳,唐警官,我来不是看你们母女情深的啊!” “小韵,这是谁?你男朋友吗?怎么还把脸蒙着了?”唐大风灿烂的笑着:“难道是怕我嫌他丑吗?” 唐韵才想起来苏寒,挤出了一丝笑:“爸,瞧您说的,这是一位高人,我喊来专门治你的腿的。” “哦?能治我的腿?”唐大风有些不敢相信。 “你知道吗?昨天市局的韩局长,他老婆的病就是这位大师治好的,可神了。”唐韵害怕父亲不相信,解释道。 唐大风一拍脑袋:“哦,哦,我想起来了,早上我坐轮椅出去散步的时候,还听一些老友讲了,说是昨天户部巷那里有一位高人呢,想不到今天真的来了。” 他一兴奋,扶着轮椅转了一个圈。 “您这么相信我的实力?万一我医不好你的腿呢?”苏寒情不自禁的和唐大风开起了玩笑。 唐大风憨憨的说:“就算治不好,也治不坏啊,我现在已经没有下降的空间了。” 哈哈哈!三人都大笑了起来。 苏寒倒是有些佩服唐大风,虽然他老说自己想要一死了之,其实这位大叔的内心极其坚强,面对生活也很乐观,一进门就已经开了两次玩笑了。 这哪里是一位疾病缠身多年的人所有的状态呢? 就冲着开朗的大叔,这病,也瞧得! 当然,飞天檀子,他也不能不拿的。 “你帮我父亲看看吧。”唐韵站起身,准备去给苏寒倒水。 “不忙,先将飞天檀子给我瞧瞧,先看看奖赏,我也有动力瞧病不是?”苏寒双手抱着肩,做到一旁的沙发上。 “啊?丫头,你用你妈的链子当酬金啊?”唐大风有些黯然失色,他清楚这幅手链的意义。 唐韵按住了父亲的肩膀:“哎哟,爸爸,你这次听我的,链子没了就没了,只要我心里还记得妈妈就行,倒是你的腿,如果好了,以后咱们父女三个,还能一起出去逛街呢?你重新走路,比什么都强。” “唉……”唐大风叹了口气,他还能说什么呢?说实在话,他也很想重新站起来,这样,就能够陪女儿一起散步,一起爬山,一起去远足,一起去……。 唐韵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从一个拳头大的锦盒里拿出了手链,小心翼翼的捧在了手上,回客厅递给了苏寒,同时有些紧张。 苏寒知道对方心里担心什么:“你别担心,如果这不是飞天檀子,那么证明我的判断是错的,既然我的判断是错的,作为惩罚,我一定要治好你父亲的腿。” “那谢谢大师了。”唐韵的心里也是很开心的。 苏寒仔细的打量着炼制,好东西啊,一入手就沉甸甸的,一粒粒的捻过了珠子。 咦?不是飞天檀子?而是木檀子? 他顿时有了一丝丝的失落感。 飞天檀子和木檀子同出一源,只是极品的木檀子才称作飞天檀子。 这些檀子的品相一般,肯定是不能称作飞天檀子的。 不过这也很不错了。 木檀子至少能够帮助自己提升到筑基以上了。 在他准备将木檀子还给唐韵的时候,突然一丝丝动感划过了心头。 他再次欣喜起来,仔细盯住了其中的一颗,仔细的摩挲着,活的,竟然是活的。 活的木檀子! 苏寒明白一颗活的木檀子有什么意义,一旦能活,木檀子当做种子,以后就不缺乏良药了,成长为大树之后,想要多少的木檀子,就有多少的木檀子。 太犀利了? 苏寒脑子里面甚至总结不出太完整的句子了。 “大师?怎么样?是你需要的东西吗?” “是的!肯定是的,你放心,你父亲的病,包在我身上了。”苏寒顿时觉得自己运气真是不错。 唐韵心里也开心,推着父亲的轮椅到了沙发边。 苏寒捏了捏拳头,干活的时候到了,他兴奋的搓着手,围着唐大风的轮椅走了好几圈,却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自己视乎并没有工具。 在修真界的时候,苏寒有强大的功力,可以不使用工具,可是现在自己没有那么强大的功力啊。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唐韵说道:“嘿嘿,你有没有银针之类的?” “啊?大师?您出门行医不带银针的吗?”唐韵突然对苏寒的水准有所怀疑。 苏寒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吹着牛道:“你不懂,高手行医讲究的是就地取材,对了,你们家没有银针,总该有绣花针吧?” “有,有!”唐韵再次跑回了屋子里面,来的时候,手里面多出了一包绣花针。 唐大风点燃了一根烟卷,同时递给了苏寒一根:“大师!您这是打算将我的腿给缝起来吗?那我不成美人鱼了?” “哈哈!大叔,你可真有意思。”苏寒拿绣花针当银针用。可绣花针并不是银针啊,他顺手掏出了唐大风手里的打火机。 啪嗒啪嗒,点找了火,炙热的火焰烤了绣花针一记后,苏寒一弹指,绣花针准确的扎在唐大风的髌骨处。 “有感觉吗?” “没有!”唐大风老老实实的说道。 “嗯!”苏寒再次弹了一针,还是同样的部位,只是这一次,绣花针扎得要更深一些。 “有感觉吗?” “没有。”唐大风还是没有任何感觉,自从瘫痪以后,两条腿就感觉不是自己的。 但虽然没有感觉,唐大风对于苏寒的医术是更加信任了,扎针都不用捏着,只需要弹出来,这功力,这手法,绝对是一流的。 至少在唐大风这么多次见到医生当中,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做到。 苏寒弹了第三针,这一次针尾都差点埋进了唐大风的肉里面。 “有了,有了,一丝丝的感觉,稍瞬即逝。”唐大风第一次从腿上感觉到了疼痛,心中欣喜不已。 苏寒点了点头,自己算是有把握治疗唐大风的腿了,肯定是有把握的。 “喂!你干什么呢?”苏寒正要将喜讯告诉唐韵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声呼喊。 苏寒转过头去,门口站的那个人他认识,就是辱骂过自己的唐雅,而且她还被小颖扇了两耳光。 “姐姐,你干什么?这个家伙是干什么的?” 原来唐雅是唐韵的妹妹。 唐韵有些不高兴的说道:“我让你照看爸爸,你一个人出去疯,还回来质问我?”她指着苏寒说道:“知道他是谁吗?他是能够治好我们爸爸腿的人。” “呸!一看就是骗子,嘴巴上面还带条毛巾!装海贼王呢?现在给我滚出去!如果不滚出去,我找人打死你。”唐雅明显是宠坏了的女生,说话都不知道什么叫积德。 “哼哼!你从什么地方看出来我是骗人的?” “就冲你那个样子!还有你那破身材!跟我昨天欺负过的一个叫苏寒的傻叉一模一样。”唐雅并没有认出苏寒来,只是下意识想到苏寒。 苏寒的目光有些泛冷,好啊!在我背后说我坏话?如果不给你一点教训,我都白活了这么多年? “这样吧,小姑娘,你口口声声说我是骗子,还隐隐约约的暗示我是个傻×,我们要不打个赌?” “打什么赌?” “我如果能够治好你父亲,我抽你二十个耳光,如果我不能治好你的父亲,你扇我二十个耳光!敢来吗?”苏寒也不动声色,只是抛出了一个赌局。 唐雅嘴巴臭烘烘的:“切!我告诉你,我爸这毛病,别说你!谁来也好不了,他一辈子都只能瘫在这里,你这个赌局我接下了。” “小雅!你胡说什么呢?我打死你。”唐韵面对妹妹的口无遮拦,一耳光抽了过去,好在唐大风眼疾手快:“算了算了,你妹妹年纪还小。” “既然接下了,那可要愿赌服输啊。”苏寒冷笑道,这次一定要给你一点教训,让你以后嘴巴子还这么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