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飞天檀子 - 最强纨绔(书坊)

第二十五章 飞天檀子

苏寒顿时被对方的手链吸引过去了。 那是怎么样的一条手链?一根红绳串过了九颗木质的珠子,每颗木珠都圆润得很,表面上的光泽既不像金属那般生硬,也没有普通的木珠那样过于柔和,顺着光一打,温润和煦,漂亮得很。 木珠的颜色有些偏黑,若是戴在一般人的手上,可能有些不太好看,但唐韵的肌肤属于小麦色,带上一串偏黑的木珠却相得益彰。 苏寒下意识的在心里面暗叫——飞天檀子。 “怎么会?地球上面竟然会有这种地阶的灵宝。”苏寒觉得眼睛有些炫,地阶的灵宝是什么概念?有这样的一颗,再配上各种各样的辅料,让自己一飞冲天,直接结丹,步入金丹境界,也不是不可能。 说不好,对于元婴期的休养也是大有好处的。 飞天檀子啊,拥有了它就能够飞天,放在修真界也是不得了的地宝。 简直是打瞌睡遇到了枕头。 苏寒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它弄过来。 但君子求财,取之有道,如果直接抢夺过来,尤其是从一位心地不坏的人手里抢夺过来,于良心不忍,而且就算是强行抢夺,这种内疚的事情会让苏寒道心不稳,以后晋升境界的时候,会难上加难。 苏寒是不容许这种情况出现的。 突然他想起来了,唐韵找自己肯定是有事,要不然不会这么着急。 既然你需要我的帮助,我又要你的檀子,刚好合适,咱们就来一笔交易。 苏寒想了想,叩着桌子喊道:“喂!美女。” “还有什么事情吗?”唐韵回过头,态度还不错,至少她已经意识到,刚才误伤苏寒了,眼神中还带着一丝内疚。 苏寒怒了努下巴,眼睛望着唐韵手腕上的飞天檀子,说道:“刚才你揍我的时候,我无意中划了你的手链一下,你瞧瞧有损坏没有,如果有,我会赔偿的。” “啊?”唐韵顿时惊慌失措,连忙抬起了右手,仔细的检查了一番。 在确定手链没有任何划痕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母亲的遗物完好无损。” 原来是他母亲的遗物啊,苏寒顿时觉得将这条链子要过来有些困难了,可是再困难的事情也需要试试啊,总不能看见眼前的灵宝就这么飞走了吧? “嘿嘿,原来这是你母亲的遗物啊,怪不得你这么上心,也幸亏我没有碰坏你的东西,要不然,你估计会杀了我的。”苏寒用尽全力平复自己的心态。 飞天檀子要弄到手,可是也不能直接将自己的身份给暴露了出去,要不然后患无穷。 唐韵更加羞愧了,声音也有些颤抖,干笑着掩饰自己的情绪:“哦!刚才实在对不住,我那么对你,你竟然还关心我。” “放心,我是以德报怨的人,小事小非,我从来不记挂在心里的。”说完唐韵给苏寒鞠了个躬,表示刚才的谢意。 在唐韵转身要走的时候,苏寒假装漫不经心的说道:“你要找那位高人,就去昨天那个地方呗?在咖啡厅里面肯定是找不着的啊,有时候吧,刻舟求剑是不可取,但有些特定的时候,这个歪理其实是管用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唐韵这才想起来很重要的一点,既然那位大师晚上会摆摊,为什么晚上不去户部巷里面去寻找一下呢?没准真的能够找到的啊。 她连声对苏寒说道:“谢谢,谢谢,我晚上就去找找看。” 说完便拔腿离开了。 “哇,现在的人真是够野蛮的,怎么动手动脚的,他是不是也找你驱邪的?”小颖刚才没有说话,但也明白苏寒是为有手段的人,刚才唐韵八九不离十是要找苏寒。 手指节叩着桌面,苏寒心思转得极快,上次以本来面目去帮助小颖,明显是缺乏考虑了,只是当时缺钱,又瞧着小颖可怜,才有些大意了。 现在是要将失误挽回来的时候了。 哪怕是用谎言挽救回来也行,苏寒并不愿意因为这次的失误,而导致赔掉了性命,他轻声的说道:“小颖,那位姐们是真的认错人了,而且我也不像你说的,是位高人,我真要是高人的话,还能让你请我喝这次咖啡吗?” “啊?不可能吧?你上次救我父亲的时候,唐大师都说你很厉害呢。” 唉!苏寒真的不忍心骗面前这位纯洁的小姑娘,尤其是面对小颖那干净的眼神、明亮的眸子时,说每一句假话的时候,都感觉内心刺痛,可是没办法啊,保命重要:“哈哈,其实我就是一个神棍,江湖神棍,从小跟家里师父学了一些手段,抓抓小邪还没什么问题,但稍微棘手的我就不行了。” “那上次?” “上次我没有跟你讲清楚,你知道什么是黄大仙吗?” “什么?” 苏寒皱了皱眉头:“黄大仙就是黄鼠狼,传闻黄鼠狼如果年纪大了,会通灵,会附在人身上,但也没多大的危害,上次我还用了镇邪符,其实根本不用,一盆鸡血泼到你父亲身上,就能够将它逼出来。” “哦?”小颖的眼神中有些失望,在他心目中,苏寒是一位绝顶的高手,但现在?似乎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所以,我上次才一定只要三万块钱,我那门手艺啊,也就值个三万块钱,多一分钱都不值。”苏寒继续说道。 小颖捏紧了小拳头,失落的眸子重新焕发神采,她又生脆的说道;“哦!谢谢你告诉我真相,虽然你不是我心目中的高手,但我更加敬佩你了。” 这一下,苏寒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我都告诉你我是骗子,你还觉得我值得敬佩,你是故意讽刺我的吗?还是你小时候脑子就有点毛病,到了现在都没有治好? 小颖站了起来,伸出了洁白的小手:“你虽然没有太大的本事,但你诚实,不做作,也不在乎别人的感受,你是一位真正的为了自己活着的人,你比我多出了一分勇气、自由,谢谢你让我重新认识你,我很开心。” 这一刻,给苏寒的内心震撼极大,来到这个世界,因为身份的关系,他认识到了很多外表光鲜、满肚子坏水的人,却第三次再次认识到了一位干净得如同冰块的人。 老天待我不薄啊,苏寒决定一有机会,他一定要告诉小颖,你认识的这位朋友,其实是真正的高手,他伸出了手,盈盈一握小颖的柔荑:“谢谢你,我们今天算是真正成为朋友了。” “我也很荣幸。”小颖欢快的说道,抓起刚刚才端上来的猫屎咖啡,一饮而尽:“为了勇气、自由,干杯。” “干杯。”苏寒也抓起白色的瓷质弯耳咖啡杯,将里面尚且浓稠的液体一饮而尽:“为了你这位新朋友。” 小颖憨憨的笑着,擦了擦嘴唇边的泡沫,意犹未尽的说道:“唉!咖啡适合休闲,有些不过瘾,我们找个地方喝两杯怎么样?伏特加、龙舌兰还是朗姆酒,你选。” 哟!还是个小酒鬼呢?不过现在苏寒可没有时间了。 他伸手在小颖可爱的脑袋上摸了摸:“下次吧,我还有些事情,不好意思了。” 小颖有些恋恋不舍,可是对方已经言明要走,她也不太好意思挽留,说道:“那好吧,小寒哥,我们下次,不醉不归哦。” 给出了一个ok的手势,苏寒笑了笑:“没问题。我酒量可是很大的。” 说完,他就离开了诺斯咖啡厅。 在以前,他是散仙的时候,也没少喝着美酒佳酿,与一些道友畅谈大事,不失为有意思的事情。 如果不是因为还要回家准备准备,好晚上继续出摊,勾引唐韵的话,他还真想留下来和小颖大醉一场。 …… 还是熟悉的户部巷,还是同样热闹非凡、人山人海的夜市,苏寒再次来到了这里。 为了防止唐韵强行看到自己的容貌,他干脆还带了一条黑色的面巾,将鼻子以下的部位全部遮掩住。 这样,就算是亲妈,也不见得认得出苏寒。 因为昨天打出了名气,当苏寒再次盘坐在昨天的摊位时,还没有将背包里面的东西全部掏出来,幡子还没有撑好,就一大堆人围拢了过来。 吃鱿鱼的不吃了,吃肠粉的不吃了,逛衣服摊子也不逛了,就为了看看传说中的高人。当然,有些还是别有目的的。 “大师!我有香港脚,你帮我检查一下,治疗治疗。我可痛苦了,因为这个毛病,每次都和美女要本垒打的时候,脱了鞋子,她就走了。” 一位穿着西服的男子,二话不说,麻溜的坐在地上,同时一脱袜子,呼哧,熏得苏寒差点流眼泪。 艾玛,苏寒一手捏住了鼻子,一手摆了摆:“道友穿上鞋子赶紧走,你这毛病,大罗金仙都救不了啊。” 西服男泪流满面,穿上了鞋子,摸着眼泪就离开了:“完了,完了,下辈子都找不到女朋友了。” 由于西服男的抛砖引玉,周围好事的人一拥而上,给苏寒提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