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花了丫的脸 - 最强纨绔(书坊)

第二十一章 花了丫的脸

手中将桃木剑攥得紧紧的,已经准备好催动这柄便宜得来的法器,苏寒突然愣住了,连忙又将桃木剑收起,幸亏没有着急出手,不然真就后悔了,原来喊“你死定了”的人是沈佳啊。 苏寒微笑着对街对面的沈佳喊着:“佳佳,这么巧啊?” 沈佳风风火火的冲了过来,对着苏寒的胸口就是一拳:“好小子,你真是死定了。做好事竟然不拉上我。” 她本来就对苏寒有些好感,现在更加有好感了,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家伙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同情心,一个人浪费了个把小时的时间来陪着衣衫褴褛、浑身熏臭的老太太聊天。 “嘿嘿,下次有这样的机会一定拉上你,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做好事?难道不认为我很无聊的和老太太逗闷子?” “哼!还想瞒着本姑娘?可能吗?”沈佳骄傲的扬起了小脑袋。 她其实很早就到了街对面,看到了苏寒,让她更加惊讶的是,苏寒这位曾经的浪荡公子,竟然盘坐在地上跟老太太聊天,为老人排解寂寞,这哪里是恶少?简直是活雷锋啊。 “那倒是,小佳同学冰雪聪明,什么事情能够瞒得过你的眼睛呢?哦,对了,我现在还要去学校上课呢,你下午没课吧,我估计没有时间陪你了。”苏寒觉得沈佳是个好人,可是面对她的时候总是有一种怪怪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曾经是散仙的苏寒也有些扛不住,找个理由就准备离开。 谁知沈佳却拍了拍手:“哟!你怎么知道我也想回学校呢?” 噗!苏寒顿时有一种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怎么老往沈佳的枪口上面撞呢? “咦?你的脸色怎么看起来怪怪的?”沈佳瞧着苏寒有些不对劲,关心的问道。 苏寒盯住了沈佳的眼睛,缓缓的说道:“小佳,我就想问你一个问题,不都说女人逛起街来是魔鬼吗?为什么大中午的,你就不逛了?” “谁说我是逛街?我只是过来吃东西的。” “吃东西?”苏寒顿时觉得胸口有些沉闷,大中午的出来闲逛,竟然是为了吃东西?瘾头是真不小啊。 沈佳一脸无辜的说道:“是啊,我听说这边有一家的煎饼果子很不错,然后我九点多钟就过来排队,吃完了煎饼果子,我又看到了炸酱面,这可是好东西,于是我又去吃了一碗炸酱面,在吃炸酱面的时候,听边上的食客说,不远处还有非常不错的卤煮火烧,也过去凑了凑热闹,于是就到了中午。” 苏寒真的想喷一口老血出来,面前这丫头,是典型的吃货啊,而且一般的吃货吃了东西就容易长胖,但沈佳的身材却保持得很好,丰满却并不累赘,线条柔软却并不多余。 要说,沈佳实在是命好,天生就吃不胖,要不然,指不定现在就变成了个大胖子,惦着肚子走路了。 “走吧,上学去。”沈佳伸手勾住了苏寒的肩膀。 还有什么话说呢?苏寒只能听从沈佳发落了。 伸手拦了一辆的士,回到了学校。 顺着学校的主道走着,沈佳有些心花怒放,她喜欢苏寒也不是什么秘密,两人肩并肩的走在校园梧桐叶缤纷洒落的主道上,颇有些情侣的感觉。 虽然有些虚幻,但沈佳心满意足了,她的内心更加遵从柏拉图,精神上的交往也能够得到莫大的满足。 “哟!苏少爷?我们又见面了?” 来者不善的语气,主道两边的树林里面钻出来十来个人,带头的正是昨天和自己犯冲的王晨。 王晨昨天吃瘪,纠集了一大批人,到处去找苏寒。 他找人的目的也并不是为了制服苏寒,在他的潜意识里,苏寒是一个废物,一个能量值只有五的废物,昨天让苏寒逃走,他的内心已经充满了挫败感。 所以他找了人,这些人只要堵住苏寒逃跑的路线就行。 苏寒不能逃跑,他王晨一拳头就能够打断三根肋骨。 “哟!怎么又是你啊?你这个家伙真是神烦人啊。”苏寒目光冷冽的看着王晨。 王晨吃一堑长一智,二话不说,挥了挥手指头:“弟兄们,给我将这个废物围起来,老子要好好整死他。” “王晨,你是不是疯了?干什么老找苏寒的不痛快?”沈佳伸开双手护住了苏寒,大声质问着王晨。 王晨笑得怂着肩膀:“哟!当年不可一世的苏大少爷,现在是怎么了?只能靠着女人来保护了?这不是吃软饭嘛?” 周围的小弟都笑得合不拢嘴。 “晨哥,别说,这小白脸天生就是吃软饭的料。” “啧啧,长得白白嫩嫩的,恰好,我有个认识的哥们喜欢搞基,把这小白脸打一顿,然后赏给我那哥们,他肯定要在钱柜请我吃顿饭。” “妈的,老子最瞧不起吃软饭的人,但要是还有机会,小白脸,给我电话啊,我也去占个便宜。” 众人冷嘲热讽,已经彻底将苏寒给激怒了,泥人还有三分脾气呢。 昨天对不过王晨,今天不见得对不过,苏寒伸手拨了拨沈佳:“小佳,你让开,不要让这些傻×溅了你一身狗血。” “苏寒,他们下手可黑着呢。” “没事!你去边上看看好戏,我让你瞧瞧什么叫做打狗。”苏寒再次推了沈佳一把。 沈佳还想执拗的,可是当她看到苏寒那快要喷血的目光,下意识的听从了苏寒的指挥,小乖媳妇一样的走向了路边。 王晨的小弟不敢拦沈佳。 要说王晨也不敢拦,他也不敢真动手伤了沈佳,要不然,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事情呢。 当沈佳已经处于安全地带的时候,王晨更加的嚣张;“哈哈,哈哈,苏大少爷,待会你被打得跪地求饶的时候,可千万不要去抱沈佳的大腿啊,这样,会很难看的,知道吧?” 苏寒二话不说,开始捋袖子,漫不经心的说道:“是吗?你还记得当年跟我混的时候,低声下气恨不得跟我舔鞋时候的样子么?啧啧,我很怀念啊。” “靠!找死。”王晨显然自己都瞧不起当时的自己,可谁让当时的苏寒是京城有名的少爷呢?现在对面是个废材,他自然要找回当年的场子。 说着一记重拳轰向了苏寒的面门。 拳风遒劲有力,离苏寒三尺的时候,就已经刮得他的脸生疼,脸皮都差点卷起。 苏寒闪身,灵蛇探步,头稍稍一歪,躲过了王晨力气有余而变化不足的一拳,同时抓住了自己才得到没有多久的法器,指尖一弹,口中默念着。 “人控剑,剑在人先。” 对于法器的使用,苏寒可就是大师级的人物了,小桃木剑迎风见长。 由小指粗细转而长成了一柄小匕首。 桃木剑也不光是长大,表面那层黑黝黝的光泽亦变成了银色金属的光泽,泛着一丝丝的冷光,让人不寒而栗。 而王晨根本没有看见背后的飞剑,刚才一拳的力度用得太老,尚且还没有收回身子。 等转头一看的时候,发现身后竟然飞来了一柄飞剑。 顿时瞳孔扩张,脸上竟然是极度恐惧的状态,嘴巴张成了一个“o”形。 噗。 飞剑稳稳的侧扎进了王晨的鼻梁骨。 苏寒脸上露出阴狠的笑容。 这一次他的下手很黑,可是必须黑,昨天逃走,他心里其实极其恼恨,在修真界,斗不过强敌的时候很多,可是一旦修炼大成,那是一定要将场子找回来的。 当年修真界的高手——金翅大鹏王,在神功未成之前遭到人族力王长达三年的追杀。 力王为的不过是要将金翅大鹏王的一对金翅给炼成法器。 金翅大鹏王机缘巧合之下,湛湛避过了追杀,他心中有恨,十年后,他逃脱樊笼,神功初成,再次寻到力王的时候,将对方挫骨扬灰,甚至灭了力王满门。 这种强有力的复仇在修真界里比比皆是。 苏寒这次还有些仁慈了。 他恶狠狠的拔出了王晨鼻梁骨上的飞剑,又狠狠一拳捣在了王晨的鼻梁骨上。 本来还溅射出一条血箭,可在苏寒的一击重拳之下,鼻头里蕴含的神经剧烈的收缩,如突然发紧的牛皮筋一样,止住了鲜血的外流。 轰! 王晨倒在了主道的水泥地面上。 坚硬的水泥表面、无处不在的重力,给予了王晨第二次伤害,几片打着卷的落叶在地上不停的飘散着,非常的恐怖。 “哼哼,怎么了?这么快就投降了?刚才不是挺嚣张的吗?不是想揍得我下跪的吗?”苏寒的嘴角勾了勾,露出了更加阴狠的笑容,他要一次将王晨给打服。 周围的小弟们一个个缩成一团,根本不敢上来惹。 见过下手黑的,没有见过下手这么黑的。 但下一秒,他们见到了什么叫做更加黑的出手。 苏寒一脚蹬踏在王晨的鼻梁骨上,十分有力,小喽啰们甚至看见王晨的脑袋狠狠的撞击在水泥地面上,然后再往上弹起,与地面形成了一个四十五度的角度,再重新落下。 王晨已经不省人事了,鼻梁骨硬生生被踩了进去,给人感觉天生就没有鼻子。 场面恐怖异常。 苏寒根本没有把眼前的事情当做事情,而是转了转头,手指抠着鼻屎,对王晨的小弟笑呵呵的说道:“唉!你们几个,哥们在这里扣鼻屎,对于你们老大来说,算不算炫富啊?” “算……算……。” 九个平常飞扬跋扈的家伙此时像个小鸡仔一样,而且是寒冬在村口寻食的小鸡仔,浑身不停的哆嗦着,有些胆小的甚至都尿了裤裆。 他们想现在就走,可又不能将老大扔在这里,心里恐惧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