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十五万到手 - 最强纨绔(书坊)

第十六章 十五万到手

见对方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韩山鹰只能尴尬的伸手朝苏寒的肩膀拍了拍。 这么一拍,便将苏寒拉回到了现实世界中。 “咋了?要给我钱?快点掏啊。”苏寒一出神,都不知道事情到哪了。 “大师,我身上没有那么多的现金,你要跟我去取款机,我给你转账。” “哦!走。”苏寒也不是善男信女,说好了要十万就一定要拿钱。 围观的群众都站直了身体,给苏寒让出了一条三米宽的路,他们的眼神中充满着崇敬、钦佩,还有莫名的害怕。 “大师,钱给你转好了。”韩山鹰将银行卡递给了苏寒,他有些奇怪,今天晚上他就没有看清楚苏寒的脸,对方带着个蓑帽,帽子的沿太长,影子遮住了对方的脸。 再加上苏寒一直都处于低着头的状态,能够看得清楚对方的脸就奇怪了。 难道说对方摆摊并不是为了名利?那又为什么要钱呢?如果要钱,还有什么比出名更加来钱的呢? 有了名自然有利,而且是大利。 “大师,要不然我找个记者给你宣传宣传,用不了两天,你就能火遍京城,到时候钱什么的都是小意思。”韩山鹰说道。 “切!名利都是浮云,我不需要。”苏寒是真不需要,他要这些钱也不过是为了买药材而已,说完,他就准备离开。 韩山鹰立马拉住了苏寒:“大师,我看你手头拮据,要不然我再多给你取十万?” 苏寒这下子不高兴了,皱着眉头喝道:“放手!” “哦。”韩山鹰也不敢犯倔,松开了手。 苏寒不屑的说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很讲信用,说了收你十万,就只收十万,如果我多收你的钱,我岂不成无信的小人?” 韩山鹰冷汗直流,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怪癖,有钱不要,但人家有本事的人怪癖多,他也谅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大师,我其实是想问几个问题。” “问问题?很好,五万块钱,你想知道什么我就说什么。”苏寒打着响指,潇洒的说道。 韩山鹰差点没有晕过去,给你十万不要,现在问个问题,你又收我五万!这是哪门子的脾气啊。 大师既然说了,那就照办呗,韩山鹰也吃不消苏寒的怪癖,接过银行卡再次转了五万块钱。 “大师,给。”韩山鹰双手递过了银行卡。 苏寒结果银行卡:“得了,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 “我老婆是怎么得的这种怪病?” 苏寒道:“很简单,你老婆在坟墓里面沾染上了煞气,自古坟堆旁边煞气多,煞气入体,操纵神魂,自然就失心疯了。” “哦?原来是这样?”换作韩山鹰以前,他肯定不信这些东西,但是今天由不得不信。“那为什么我和我女儿都去了,都没沾染上呢?” “三个原因。”苏寒竖起了三根手指头。 “第一个原因,你老婆是极阴的体质,她的出生日期是阴月、阴日、阴时、阴分,属于命格中的极阴状态,这种体质很容易招惹邪煞。” “第二个原因,上坟的前一晚,你和你老婆行房次数过多。” 韩山鹰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啊!这种事情干多了也不行啊?” 苏寒看对方的模样有些好笑:“别害怕,行房这种事情叫采阴补阳,行完后,你阳气大盛,你老婆阴气更重,阴气重便容易招惹邪煞。当然,前面这两个原因属于内因,还有一个外因。” “什么外因?” “哼哼,你老丈人家的坟被人动了手脚,那人只是想破坏你老丈人家的风水,岂料歪打正着,凝聚的邪煞全部侵入了你老婆的体内。” “还有这样的事情?”韩山鹰已经满脑子都是冷汗,以前执行再艰难的任务,好多次陷入绝境也没有这一次的冷汗出得多。 路边的冷风一吹,吹响了柳叶,也吹得韩山鹰的脖子凉飕飕的。 “大师,还请明示,我老丈人家的坟被人动了什么手脚?” 苏寒却理都不理,径自离开了,边走嘴里边念叨:“今天泄露天机太多,你自己去找找。” 韩山鹰看着苏寒俊朗的背影,赶忙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老丈人的电话。 …… 阳光轻柔的撒进了房间里,苏寒睁开了双眼,站了起来。 他早就醒了,醒过来一直练功打坐。 以前的他一天就算不睡觉也行,睡觉就是为了享受。 现在可不行了,他尽量将睡觉的时间缩短成三个小时,然后运功打坐了五个小时,可是依然感觉困顿得很。 “唉!功力弱了,干什么都心有余力不足啊,今天去药店里面再寻摸寻摸。”苏寒穿好了衣物,一阵洗刷,就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