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犯煞(二) - 最强纨绔(书坊)

第十五章 犯煞(二)

“神!真神了。”韩山鹰狠狠的揪了揪大腿,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看客们几乎都将嘴巴微张着,看来这个江湖术士真是有两把刷子。 苏寒虽然境界不在,但他可是散仙出身,眼光锐利,驱邪的法子自然是数不胜数,咬开了中指头,嘴中念念有词:“妖邪速速退去,百鬼立刻遁走。” 啪!他又屈指弹出了一滴鲜血。 鲜血精确的射在云瑶的眉心中间。 顿时云瑶浑身不停的颤抖,打摆子似的,像极了小女生正在看恐怖片一样,每一块肌肉不自主的颤动着。 周围的看客们顿时觉得脚步发软,却更加舍不得离去,眼前的景象刺激得很呢。 约莫过了五分钟,云瑶的颤抖幅度越来越大,有位眼尖的群众尖叫到:“快看,脸上怎么那么多的青筋?” 众人瞄去,可不是么?云瑶本来的脸庞白净清晰,此时却一条条的青纹展现,勾勒出一幅古怪的图案,说不上的诡异。 韩影想要去母亲面前看看,却被韩山鹰一把拉住,耳语道:“千万别去,不知道是什么古怪事情,这位大师是真功夫。” “青筋又多了。” “可不是么?这么密密麻麻,难道是血管疾病?” 苏寒听了众人的议论有些无语,这是青筋吗?这是煞气。 而且现在的情况超乎了苏寒的想象,这些煞气实在太牢固了,根本逼不出来,长在云瑶身体里似的。 宿主体质太过怪异,我的修为又太过平庸,苏寒暗恨道。 如果是以前散仙境界的苏寒,都不用出手,只需要往面前一站,百鬼皆逃,若是逃得慢一些的,就会被他过于阳刚的血气震个灰飞烟灭。 可是现在他连筑基都没有呢,怎么办? 苏寒面色凝重,看来只有再耗费一些血气了,他缓缓的从口袋里面摸出一柄裁纸刀,对着右手中指奇快的纵划一刀,一条三四厘米的口子喷射出一条血箭。 血箭在飞往云瑶眉心的时候,凝华成了一颗小小的血珠。 啪嗒。 血珠滴落云瑶的眉心处时,竟然发出了实质的响声,玉珠掉落在玉盘里,声音清脆,周围的人都听得清楚极了。 “啊!”云瑶闭着眼睛,嘴巴不停的告饶着,整个人在地上打滚。 “妈妈。”韩影失声喊叫道。 如果不是韩山鹰拉着,估计韩影已经冲到了妻子的身边。 “都不要动,出了事我可不兜着。”苏寒严词警告道。 顿时韩氏父女都不敢动弹了,周围的群众们更是不敢瞎动,谁知道会遇上什么样的事情呢? 苏寒暗自操控着自己的血气,他能够清楚的感知血气和煞气之间的搏斗。 虽然现在血气有些占上风了,可苏寒心中还是有些恼火,唉!境界低了,血气的效用如此差,还是要修炼啊。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云瑶已经在地上滚得满是泥泞。 突然,她重新躺在了坐垫上面,仰脸朝天,牟然睁开双眼,又闭上。 她脸部上方出现了一缕缕的青烟,幻化着各种各样的形状,一会儿是个骷髅头,一会儿变成墓碑……。 “我操,那是什么?鬼魂吗?” “这位小哥真乃神人也。” “我天啊,这种事情也太不科学了吧?竟然真的有鬼魂?” 苏寒哪里管那些闲人说什么,见到了那缕青烟更是喜不自禁,再用裁纸刀划了一刀,另外一条血箭飞了过去,将那缕青烟给吸收了进去,鲜红色变成了纯黑色,蓦然掉在了地上。 他走了过去,将珠子捡了起来,心中暗自高兴:哼哼,血气和煞气融合成的血煞丹,加入一些名贵药材,炼制出血气丹,那玩意提升境界效果很不错。 虽然这种东西在修真界,他连正眼都不瞧上一瞧,但是现在他却是跟珠宝一样的欢喜,将珠子放到了衣服里衬的口袋。 “影子,山鹰。”云瑶有气无力的呼唤着女儿和丈夫的名字,在水米不进的日子里,她的意识没有涣散,日思夜想要呼唤他们的名字,可是喉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现在能说话了,总算是喊出来了。 韩影听了这一声呼唤,顿时眼泪封住了视线:“妈妈,你终于醒了。” “傻孩子,哭什么?快把你妈扶到车里去,回家先洗个澡,你妈身上都脏成什么样了。”韩山鹰让自己的女儿别哭,可是他的老泪却止不住的滑落。 失去了更加懂得珍惜。 “爸,我先回家了……,呜呜……呜呜,你把钱给大师哈。”韩影扶着云瑶上车。 人群中更是爆发出热烈的掌声,高手在民间,他们今儿个算是真正的领教到了,果不其然。 韩山鹰再次给苏寒鞠了一躬:“大师,感谢你的大恩大德,山鹰没齿难忘。” 苏寒却根本没有理会,倒不是心高气傲,不肯接受对方的感谢,而是沉浸在得到血煞丹的喜悦之中,嘿嘿,嘿嘿,他的嘴巴差点没有咧到耳朵根去。

上一篇   第十四章 犯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