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火爆女警 - 最强纨绔(书坊)

第十二章 火爆女警

唐韵的火苗子从心底直往上面冲,她可是个急脾气,经常在户部巷里做买卖的人谁不知道“黑玫瑰”唐韵。 她下手狠,违法分子还没有进入警察局,就得给她胖揍一顿,现在倒好,苏寒还直接撩唐韵的虎须了! “说你是就是,废什么话?”唐韵用力吞了吞口水,也将喷薄而出给咽下去了一点点。 “警察做事讲证据,没有证据还是不要太嚣张的好。”苏寒一点亏也不愿意吃,他以前好歹也是个散仙,什么时候受过捕快的气?今天这口气更是咽不下来。 “呀呵?还狡辩。”唐韵二话不说,一耳光扫了过去。 苏寒一记“蛇缠手”,手掌扣住了唐韵的手腕。 蛇缠手也是蛇鹤八打里的一式,讲究的是卸力,你纵有千余斤的力气,我只要四两小劲,就足以化解你的手段。 苏寒的手如同灵蛇一样,变换着牵引着唐韵的力道,最后,用力啪的一声,将唐韵的手掌按在了小桌子上面。 “哈哈,唐警官,随便动手可是要不得的,现在不讲究一个文明执法吗?” 唐韵心里有些赫然,明显对方是个会家子,有点棘手,她狠狠的说道:“练过两招,手法不错,不过你再快能够快得过枪?反抗执法人员,罪加一等。” “你少跟我来这一招,你身上要是能够配枪,我跟你姓,另外,我可不是反抗执法,而是想告诉你——事情要整理清楚了才办,我是骗子的证据你都说不出来,就妄想着带我走,怎么可能?”苏寒手上的力道变化甚多,唐韵根本无法将手抽回来。 一旁看不懂的群众倒是诧异:平常唐韵女王简直是厉害得不能再厉害的人物,今儿个怎么还不动手呢?大家伙还等着看戏呢。 唐韵的手抽不回来,咬着牙的看着苏寒:“你又有什么办法证明你不是骗子?” “自然可以,待会有位客人过来,到时候我是不是骗子,水出石落。”说完,苏寒缓缓松开了手,他倒是不害怕唐韵会反水,现在他发现技击之术也算不错的保身手段。 看来要更加快的回忆才是啊。 唐韵悻悻的收回手:“好,我就在这里等着,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今天的事情就算了,如果是假的,我一定要把你抓起来,而且多告你一条罪状——袭警。” “悉听尊便。”苏寒淡淡的说道。 此时他身体里的灵魂在复苏,以前这具身体那猥琐而无能气质已经慢慢变淡了,多出来一份仙风道骨的散仙气度、以及一份犀利辛辣、遵从强者为先的修炼者心态。 “哼,到时候不要哭鼻子。”唐韵双手插入裤袋,立的笔直的站在苏寒身边。 她之所以愿意等,除了不愿意冤枉好人之外,心中其实还有另外一个诉求。 …… 韩影仓皇落魄的回到了别墅里,甚至没有跟正在客厅里面阅读文件的父亲打个招呼,径自冲向了母亲的疗养室。 “影子怎么回事?丢了魂似的。”韩山鹰放下了手中的活计,前脚跟后脚,循着韩影上了楼。 疗养室是韩山鹰专门给妻子建起来的,在妻子病前,他们相当恩爱,当然即使妻子生病了,他也没有任何的倦怠,专门整理出了一间房间,在里面铺上最好的德国矛头草,用的是恒温的水床,确保妻子能够得到最好的康复条件。 哪怕是请的护工也是业界一流。 韩影冲进疗养室,值班的护工站起身,给她鞠了一躬;“大小姐,这么晚了不要打扰夫人,她需要休息。” “一边去。”韩影欲要扶起母亲,护工挡在身前:“大小姐,你千万不要让我为难,韩先生说了,晚上八点之后,不准任何人打扰夫人,这规矩您忘了嘛?” “走开,我已经找到了治好妈妈的办法了。”韩影伸手就要拨开护工。 门口传来了一阵暴喝:“你疯了?跟你妈一样失心疯了?” 韩影回过头,见到父亲韩山鹰赤红着脸站在门口,顿时有些惊慌失措:“爸,妈妈有救了。” “哼?有救?说吧,是不是黄松那个小子又给你找专家来了?明天白天再说,这么晚了,就让你妈妈安安心心的休息。”韩山鹰叹了口气,他真的不愿意责备女儿,尤其是看到她一脸哀愁的模样。 “不行,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我在户部巷碰见了一位大师,他手段很高明的,只要用粉末在妈妈身上……” “住口!”还没有等韩影说完,韩山鹰便粗暴的打断了话头:“混账东西,你现在是越来越不靠谱了,多少医学大家都搞不定的毛病,一个街头的骗子就能够搞定?你脑子坏掉了?”